第2279章把我生的养大......

秦云艮愣住了。

单单从孟书义的讲述中,秦云艮就能够感受到林春花当年那股倔强的劲儿和那股无私的母爱。

是啊!

当年的医疗条件不发达,没有什么各种筛查之类的。

所以那时候生下来很多唐氏综合症的婴儿,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。

可是,他们就没有活下去的权利吗?

谁都想活着。

哪怕是一只小羊,他都想活着,更何况人呢?

孟书义继续说道:“就这样,她男人不工作,整天喝酒打牌,每天回家就伸手给她要钱,没钱就打她。她还得一个人养活孩子,要承受多少的压力吧。”

“可这个男人没打算放过她。”

“半年后,她又怀了二胎。”

“那时候政策不允许,所以她就东躲西藏,还丢了工作。”

“只可惜,最后还是被抓到了。”

“当时的针管都扎进了肚子里,胎儿会死亡的。”

“可是,春花她挣脱了那些人,跳墙跑了。”

“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她把孩子生下来了,竟然还活了,孩子还很健康。”

“不过,孩子脸上还有一个针孔印,大家都说这孩子命大,命不该绝。如果当时那个针管再深一点,就扎进脑袋里了,必死无疑。”

“这孩子还是命大。”

“没了棉纺厂的工作,又要养活两个孩子,还有一个整天就知道喝酒打牌要钱的男人,春花的日子很苦。”

“我去找过她,要给她钱,她死活不要,并且跟我说:说好了老死不相往来,就不要再见到彼此,就当对方已经死了,她也不需要我的怜悯。”

“我把钱留下,可第二天她就托人给我送了过来。”

“她决定的事情,真的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。”

“大冬天,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,推着架子车,烤红薯,游街串巷,挣一点微薄的收入,勉强养活两个孩子。”

秦云艮深吸一口气,没想到前面三拜九叩的老奶奶,竟然有这样的经历。

“本来以后生活就这样稳定下去了,可是......造化弄人。”

“她男人经常喝酒,那年冬天,下大雪,她男人喝多了就躺在马路边睡着了,第二天被发现的时候,人已经冻僵了。”

“救过来以后,半身瘫痪,左边半边身子不能动弹。”

“这样,春花的负担又要加上了她瘫痪的男人,一个人要照顾三个人,其中两个不能自理。”

秦云艮深吸一口气,问道:“那个男人的家人呢?阿姨的家人呢?”

孟书义不屑一笑,嗤之以鼻道:“她公公婆婆早就被她男人给气死了,家里的钱也被赌个精光,亲戚朋友见了都避之不及,谁还会管他们。”

“春花的母亲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鬼,榨干了春花的利用价值,就再也没有来往过了。”

“春花不是没向家里求助过,大冬天吃不起饭,去她娘家要一个馒头都没有,拿了一碗狗啃剩下的骨头渣给她。”

“从那以后,春花再也没回过娘家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