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的评价,风家人在事实跟前,也不得不接受。

“其实遗诏我们都没有看到过,至于遗诏上面的内容,是不是真的写了三皇子,这个都是未知数,皇上只不过想要给二皇子一个动手的理由,只要二皇子知道,皇上死了之后,皇位不是他的,也不是大皇子的,他自然就会想办法……”

风揽辰心情复杂:“这位二皇子,也是皇上亲手扶持起来的……”

“当然,除了三皇子,他都会扶持,因为他也知道,扶持元琛的话,他不会接受,又会显得虚假,更是在打自己的脸……”莫君夜难免想到了元琛。

风家人对元琛这些年的遭遇,心里也都清楚。

所以,莫君夜说起他的时候,大家都能理解。

“皇上心中真正的继承人,应该是小皇子元阔,说不定遗诏上真正的人选,也是元阔,皇上对于这些儿子们,都是在利用,让他们给小皇子铺路而已,放出消息来,说遗诏上写的是三皇子,也只是为了让他挡枪而已。这一招,算计的多全面?一个宠妃的儿子,一个有兵权的儿子,一个不得宠已经留在大雍,却成了继承人的儿子,一旦他真的死了,这几个人斗来斗去,将来张皇后把在真正的遗诏拿出来,这几位皇子也是元气大伤,只能接受了……”

这个分析,风家人也觉得无比合理。

最主要的是,莫君夜他们才来了几天,就把这些事情都摸清楚了。

这份聪明才智,和无与伦比的洞察力,确实无人能出其右。

“只怕这位二皇子反应过来,已经来不及了……”莫君夜补充了一句。

风清石问道:“看来从现在开始,二皇子要退出权利之争了……”

“未必,万一皇上觉得需要他出来搅局,说不定又要给他权力了,你们的皇帝,跟我皇伯父不同,他喜欢把任何人都当成棋子,享受这种掌控全局的感觉,而我皇伯父是从心出发,心术不正的人,是没有办法继承大统的……”

这一点,风家人都没有办法否认。

“皇上既然好了,如果他真的想要让小皇子继承皇位,也确实要打压一下大皇子和二皇子了……”

风揽辰想了想,确实如此。

“可是这个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,毕竟皇室的人,轻易不会更换,而他们一代一代传下来,是越来越厚道,还是越来越凉薄,这个我们也没有办法控制……”

“不用控制,只是永远不要参于核心的竞争就好……当个纯臣,而不是站队某位皇子,任何帝王都会喜欢这样的臣子,因为不会背叛,又不会知道他们太多秘密……”莫君夜只有这一句。

其他的,风家人自然就知道了。

能够在大齐这样的地方,成为唯一的异姓王,风揽辰可不是靠着运气。

“大皇子那边呢?如果二皇子真的被削去了兵权,大皇子不是要一家独大了么?”风清石问道。

“秦贵妃娘家这些年做了多少混账事,皇上都给他们记着呢,捧杀而已,多简单的招数……只要皇上想要清算,大皇子也没有任何优势……这些年,不管是大皇子的位高权重,还是二皇子的兵权加身,都是皇上用泡沫给他们垒起来的台面,看着光鲜,只要皇上这边稍微用力,泡沫破灭,他们就会从高处摔下来……按理说,皇上这几个儿子,最聪明的却是最不得宠的……”

莫君夜说的,自然还是元琛。

元琛活的很明白,他知道自己在大齐不会有什么作为,他不想当棋子,所以主动离开。

如果他在大雍站稳,大齐这边自然也会善待言妃和言氏一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