泣血谷的悬崖边上,禄赞朴和迩珠的尸体不见。

白鹤震动双翅,径直冲进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中。

三人脸上都充满好奇,很想看看,褚夜这个圣君到底怎么打开圣墟的大门,也想看看,圣墟的大门到底又隐藏在何处。

在他们满是好奇的时候,白鹤突然急剧加速,快速冲向深渊底部的熔岩。

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,几乎瞬间就要将几人燃烧。

“靠、靠、靠......”

假道士张大嘴巴,慌乱的大叫道:“褚夜,你丫想死,别拉上我们垫背啊!”

褚夜笑而不语,继续驱使着白鹤冲向底部的熔岩。

眼见他们距离熔岩越来越近,假道士又嗷嗷大叫起来。

“你叫个屁啊!”

王迹丢给假道士一个白眼,“你又没痛觉!把他丢进这里面,你都不带痛的!”

“我......”假道士微微一窒,不爽的大叫道:“我他娘的没痛觉就不能叫啊?我他娘的没痛觉就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烧成渣渣啊?”

听到假道士的话,林羽不禁摇头一笑。

他倒是不担心褚夜要害他们性命。

他现在虽然很难受,但心中更多的还是好奇。

难不成,圣墟的大门在熔岩的底部?

就在林羽好奇不已的时候,白鹤直接一头扎向熔岩。

假道士见状,更是哇哇大叫。

就在此时,褚夜突然张开双臂。

一股恐怖的气息突然充斥在天地之间。

在他们的目光的注视下,深渊底部的熔岩就像被两只无形的大手直接分开一般。

灼热滚烫的熔岩不断沸腾跳跃,不断的往两边分开,紧接着,灼热的熔岩冲天而起,并迅速开始旋转,犹如两条腾空而起的火龙。

火龙飞舞,并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冷却。

顷刻之间,便形成两道高大厚实的石墙,将外部的熔岩阻挡在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