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海军学堂怎么样了?”他忽然问道。

兵部尚书赵恒走出来,拱手道:“回陛下,一切经过大半年的课程,上下七百多名中级海军将领已经愈发成熟。”

“随着大运河演武开始,将陆陆续续进入军队。”

秦云点点头,看向所有大臣:“既然如此,那也就是说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了?”

闻言,太极殿一紧,众人对视,仿佛猜到什么。

秦云开门见山:“诸位不用装傻,都应该知道朕的想法吧,东海将是大夏的下一个目标!”

从造船厂开始,文武大臣就已经揣摩到了秦云的想法,但此刻听到阐述,依旧不免肃然紧张。

但,没有人反对。

只是对于海上的一切,没有陆地那般有把握。

“东瀛诡计多端,频频犯我大夏边境,是可忍,熟不可忍!”

“陛下,那您心里可有一个时间预期?”顾春棠开口,语气俨然是支持的。

秦云眯眼:“具体时间有待气象司推演天象,算出一个吉利的日子,避免大海风暴无情。”

“而开战的时间嘛……”

他拉长声音,眼神逐渐锐利:“没有预期,打到东瀛灭国,找到东瀛海兽,才算结束!”

众人一震,朝堂掀起惊涛骇浪。

又是要灭国!

灭一个国,远比打赢一个国家要难。

特别是远渡重洋,前往东海,这跟打突厥女真有着天壤之别。

突厥女真打不过,可以立刻退回大本营,但东瀛不一样,中间了隔了一望无际的大海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?

“陛下,您……该不会又想要御驾亲征吧?”郭子云拱手,老脸苦涩,试探性问道。

顿时,众人齐刷刷的看来,眼神带着一丝不愿意。

大夏已经空前强大,只要秦云在,就可以一直无敌,谁也不想要担风险!

秦云的态度很强硬,带着一股个人情绪在里面:“东瀛,朕必须亲自走一遭!”

“看看他们究竟有多么大的狗胆,看看他们的天皇是人是神,看看他们能扛几天!”

“哼,杀到他们灭种!”

说着说着,他就来了火气,双眼迸发着一股浓浓的仇视。

太极殿的文武百官,看傻了眼,浑身一凛。

对视一眼,眼中都有狐疑之色。

当初突厥人把陛下惹到了那样的地步,死的人何止十万?陛下也没有说要灭突厥的种族啊,只是把军人全部坑杀了。

这东瀛怎么回事,才哪跟哪?

“陛下,难道东瀛还有什么地方冒犯了您吗?”有人硬着头皮问道。

秦云沉眉,记忆回到了模糊的上一辈子。

那应该是每一个汉人都无法忘记的黑暗历史。

“朕以前看过一把扇子,里面是三十万个文字,合上以后却又是一把空白的扇子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眉宇不禁流露出一抹沉痛。

下面群臣鸦雀无声,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但却不敢再胡乱开口,明显此刻陛下心情不是很好。

好半天。

秦云才缓过神来。

除了寻找解药,清算东瀛,解除战略威胁等等外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