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亚林看的直嘬牙花子,随后一个电话给对方打过去,开口问道:“没找到其他监控探头吗?最好是另一侧能拍到人的。”

对方回答道:“没有了,能拍到烧鹅店的监控录像只有这一个。”

李亚林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他妈的,早就跟市长建议过,让他拨款在纽约架设天网系统,他就是磨磨唧唧的不愿意批准,看看人家华夏,一线城市监控覆盖率早就超95%了!再看看纽约,他妈的一直到去年才算是把所有地铁站都装了监控!”

对方无奈的说道:“头儿,就算是在纽约装了天网也没什么用啊,哪怕一夜之间能装10万个摄像头,第二天肯定就被那些帮派成员砸掉一半,剩下那一半,估计会被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拆掉换香烟和汉堡......”

李亚林叹了口气,说道:“算了,你再找找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线索。”

对方忙问:“要不要去问问那个烧鹅店的老板?说不定烧鹅店里有自己的监控。”

李亚林立刻说道:“先不要去,那个顾秋怡作为华人领域名气最大的歌手,竟然专程到这家烧鹅店吃饭,大概率跟老板认识,冒然去问,会打草惊蛇。”

说着,李亚林灵机一动,开口道:“这样,你等烧鹅店开门之后,先去里面吃顿饭,看看里面有没有监控摄像头,如果有,下午让人在附近演一场当街抢夺手机的戏码,然后换一个兄弟去店里,就说查案要调取他们的监控录像,到时候直接把监控录像的硬盘拆了带回来。”

对方笑道:“我去......头儿,还是您有手段!那我等他们开门就先过去看看!”

李亚林嗯了一声之后,便挂断了电话。

挂了电话,他又翻出刚才的视频,随后他往后拉了拉进度条,便先看到安崇丘的车从烧鹅店快速离开,不久之后,自己也从烧鹅店走了出来,紧接着,顾秋怡乘坐的那辆车便也朝着与安崇丘一样的方向驶离唐人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