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不近,最后跟着这辆车到了送庄镇。

那两人并未把宋老四送去医院,而是停在了镇上一处三层小洋楼下。

这天礼拜六,刚好有大集,当地人叫“赶会”。

摆摊卖什么的都有,街上路上,人很多。

看着三人进了小洋楼,我和小青龙把摩托停在了门口不远处。

“炸焦圈!炸焦圈!香的很呢,一斤2块钱!都来看看啊!”

“卖种子种子!来看看啊!黄瓜丝瓜西瓜,冬瓜南瓜苦瓜!甜瓜木瓜哈密瓜!啥种子都有啊!”

摆摊卖货的卖力吆喝,吸引了不少村民驻足观看。

我混在人群中,看向一旁努了努嘴。

只见,从小洋楼里急匆匆出来一个女的,正一脸急切的打电话。

这女的二十多岁,面容娇好,大白天穿着一身粉色睡衣,还有拖鞋,惹的周围路过的男人,都忍不住看上两眼。

我身旁有人就说:“别看了,看看你那点儿出息,把嘴角的哈喇子擦擦,知道那是谁的女人吗?你眼睛不想要了啊?还看。”

另一人擦了擦嘴,小声说:“我知道,宋家的女人嘛,用你教老子我?老子玩不到看看都不行啊?多管闲事!”

我也小声说:“青姨,咱们接下来要干什么?我可提醒你,这里不是荒山野岭,绝不能那样干,因为这里是闹市区!”

她带着墨镜,买了两块钱炸焦圈正在品尝。

闻言,她把焦圈扔给我,向睡衣女那边儿走去。

隔着围栏,她快速丢到院里个小东西,动作很快,我没看清。

“美女,你钱包是不是掉了?那里。”

院里掉了个黑色长款钱包,看着有点鼓,里头装着东西。

这睡衣女扭头一看,随手捡起来钱包,打着电话开门进了屋,连句谢谢都没说。

“青姨,你扔的那钱包怎么回事?里头有炸药?”

她回我说:“炸这么大房子,那点儿量的炸药够干什么?不是炸药,是引药,我要做一场意外,没人能查到的意外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