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妈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把我打扮的漂亮一点去见我爸爸,希望我爸爸能喜欢我一点,能多给我一点生活费。

可,严为民,你都没想到,我爸爸会怎么对待我吗?”

严为民听的心中惊恐。

他听说过这个世上有禽兽,但他始终没有真正见过。

他嗫嚅的问道:“不会是你爸......对你?”

“那倒不是。”姜美若凄凉的笑了:“他只是对我妈妈说,每天给她多喝牛奶,把她养的白嫩一点,等她在长大了,长开了,我有用,她的皮肤像你,白嫩,媚眼里也像你,长得略微低贱骚,你知道,姓王的那个老头,他就喜欢这样类型的。

这年头,我已经没什么能送他的。

要想从他手上批获项目,就得投其所好。

他不缺金子印子,不缺房产,什么都不缺。

身边的女人也多如牛毛。

还真的就缺一位地地道道的大小姐,清白之身的大小姐,那我们就给他送过去。

这样,我们姜家这未来十年,便又有好奔头了。”

听到姜美若这样说,严为民依然吃惊的看着姜美若:“你爸把你送给一个老头了?”

“还是在我刚上高一的时候,我才十七岁。”说到这里,姜美若哭了。

严为民:“......”

这一刻,他无比同情姜美若。

他是个穷人。

他从来也没有羡慕过那些豪门之家的生活,但是他也不知道豪门之内,竟然能有这等龌龊之事。

亲生父亲把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