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悦华庭门口,粉红色的保时捷停下,叶九州等人下车。

“谢总,车交给我就行,我会停好的。”

门口的服务员看到大人物来了,赶忙迎上前。

“有劳了!”

谢芷秋客套一句,递过去张票子给小费。

随后,一行三人进入酒店内!

钱勇身着礼服,很重视这次见家长,毕竟关乎下半生的幸福。

此时,某包间内,三人在大声的争论,听起来像是吵架,连门都阻隔不了他们的声音。

正是何晓晓一家。

“我不管,这辈子除了勇哥,我谁也不嫁,”何晓晓态度异常坚决。

“反了你,婚姻之事,父母做主,由不得你。”

“再说了,钱勇就一傻子,还是个保安,收入也不高,有啥好的。”

“你看看吴大少,不但是个海归,而且家底丰厚,出手也大方。”

何父的语气,也没有半分商量余地。

第一次跟吴白飘见面,对方就送上价值不菲的礼物,超过十万元。

实际上,他们也知道吴白飘是个花花公子,只是馋人家的钱。

何晓晓听到这话,怒了,语气不善道。

“我不允许你这样说勇哥,况且在之前,你们是同意我跟他交往的。”

钱勇的工资的确不算低,而且跟谢芷秋是亲戚,他们也想攀上新谢氏集团这棵大树。

奈何有了吴白飘出现,除了靠山,各方面都比钱勇优秀。

“之前,不是没更好的嘛,爸也是为了你好,”何父说的很现实。

他考虑的,只有物质上,只有金钱,哪管其它。

“为我好,就该尊重我的决定,”何晓晓倔强地反驳道。

父女俩互不相让,谈话陷入了僵局。

何晓晓本想拿着户口证,先去领了结婚证,先斩后奏。

奈何父母最近像是防贼一样防着她,把东西藏得很好,根本就找不到。

何母见状,只得站出来打圆场。

“好啦,你们先别吵了。”

“待会两人都会到来,我们先听听他们怎么说,之后再讨论也不迟。”

这话看似公平,实则在偏袒吴白飘。

以钱勇的现状,根本不具备竞争力的,只是想让他当众出丑。

“咚咚!”

敲门声响起,叶九州等人到了。

刚刚一家三口说的对话,音量太大,几人全部听到耳中。

钱勇的脸色,憋得发紫,异常难看。

“请进!”

何父整理下仪容,客气的说道。

他不知道外面来的是谁,担心是吴白飘来了,失了分寸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