祁烟放下手里的包,缓慢朝他靠近。

她舔了舔嘴角,露出一抹极冷,却媚惑至极,宛若妖孽的笑容。

“你说......至于其他的?我想做什么都好?”

她语气轻轻,听不出喜怒。

封宴羽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,朝后退了两步,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现在的祁烟,太不正常了!

她眸光流转,瞳色深的像是要把他给吸进去。

这样的妖气横生,带来封宴羽强烈不安。

神经无比紧绷起来,他感受到了来自与她的压迫。

两个人靠的太近,祁烟的气息,她颈间的馨甜,瞬间淹没而来,勾起封宴羽某些久远,深藏的记忆......

那些莫名丛生的对她渴望的,以及......妄念。

“烟......”

短暂的一个字,

他呼吸骤然一紧,猛地别开头,颈侧血管在鼓动。

再优雅随和的男人,在某些方面,也不能保持完全的平静与无动于衷。

况且,还是面对她。

祁烟并没有打算放过他,视线落在他颈侧明显鼓起的血管上。

她跟猫咪似的,眯了眯眼睛,低语蛊惑:“你说,你什么都听我的?”

他已经退无可退,身后就是餐桌。

腰骨紧紧贴着桌沿,咯的骨头发疼。

身前是她仍旧不断贴近的身体,他仿佛被逼至悬崖,无路可逃。

封宴羽眉心皱的很紧,调整自己的呼吸。

他知道现在不能继续激怒她。

于是,顺着祁烟的话,哑声说:“......是。”

只要不让他与她结婚,只要她能满意,他可以做任何事。

“啧。”祁烟低低笑了一声,“那......我要这件事,你可以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