获取第1次

“许君临的性格,其实就是其弱点之一!”

“只不过所有人被他的强大表现所迷惑了而已!”

“可惜,他心中只有那个女人。如此强大的男人,要什么样的女人会得不到呢?真不理解这种叫做‘痴情’的东西。”

“不过这样也好,他心思都在查阅机密,寻找那个女人线索上面,必然会耽误大量的时间!”

“而诸国的国主,即便再忌惮他的强大,再想和他结交,也必然会被拖延很久很久的时间,长时间见不到许君临的话,他们会失望……”

“失望之后,便是愤怒,这就是普遍人性!”

“到了那个时候,域外诸国会因为愤怒,导致怨恨许君临,从而对龙国也有一些敌意!再加上我灯国那群潜伏之人加剧这种矛盾!”

咚咚咚——

灯国的国主喃喃自语之间,敲了敲桌子,似乎在理清自己的思路。

而后,他眼神之中带着得意和一丝阴谋成功的狡诈目光,自言自笑:“以后,许君临只会和灯国产生友谊!”

“想让一个强者或者大国的路子走窄,确实需要从长计议、缓步推进……”m.

“先和他们成为朋友,再让他们的路子走窄了!”

“直至有一天,许君临和龙国举世皆敌时,任凭他再怎么强大,也终究会被时代和历史的洪流所碾压,所淘汰。”

“灯国将会取而代之,真正成为世界的第一霸主!”

“那样的话,或许我就有机会成为灯国历史上第一个能够窥探到真正世界之秘,甚至见识到那位世界执棋人的第一位国主!”

随着灯国国主沉浸在自己的计划和阴谋之中。

夜幕也渐渐来临,给所有世人的心怀鬼胎披上了一层朦胧睡纱。

蛇国、鹰国、狮国等域外诸国的国主,则都在被安排的国主套房之中,听着手底下人最近对许君临行为的调查和汇报,在忍耐和思考之中,猜测着多久可以见到那位龙国最强男人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另外一边。

许太平整个人沉浸在了浩瀚的绝密资料之中。

“不得不说,按照往例来看,灯国这一次确实相对而言给足了诚意!”

许太平手中翻阅着一份厚厚的绝密资料。

其中记录了生命染指几乎在全世界诸国的分布位置和联络点。

涉及域外东南范围的那些联络点,基本上都被许太平摧毁了。

但是在域外西方范围内,还是有密密麻麻之多的联络点。

“生命染指已经渗透到了各行各业……”

“只要涉及生物、制药相关的一切产业,他们几乎都有涉足!甚至暗中依靠资本的力量,掌握了好几个域外小国!”

“除此之外,生命染指除了是世界上最大的贩卖禁药机构之外,还是最大的夜姫会幕后老板!”

所谓的夜姫会,实际上就是为全世界各种有钱人提供特殊服务的最高端会所。

不仅如此,人家还有下沉业务,域外的很多针对普通人的连锁上门服务也涉及。

而被拐到夜姫会的很多女子遭受各种毒打和奴役,最终渐渐丧失自我,沦为敛财的工具,为资本大佬们提供各种不当人的服务。

可以说,全世界每年失踪的大量女性,有百分之九十流入了夜姫会。

在那里,是有钱人肆意放纵的天堂,宛如魔窟。

甚至按照灯国的一些资料里记载,同时有上百个男的对一个……

看着那足足累计叠起来有二米多高的关于“夜姫会”的罪行详细记录,足以令人发指。

而且其中的细节非常详尽,几乎让人能够瞬间想象到在那种地方时时刻刻在发生着什么。

“看来,需要各大殿主调查一下,肃清龙国和东南范围域外诸国的夜姫会了。”

许太平目露杀机。

生命染指似乎需要大量的金钱。

这个其实可以想的到,毕竟生命染指是研究领域的邪恶组织。

而搞科研,最烧钱了。

“用这种方法攫取黑色利益,这些人真的是丧心病狂了!”

许太平毫不犹豫,拿出了通讯器。

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嘟嘟——

通讯器被接听,里面传出了略带委屈却又很大声的吵杂声音。

许太平略微皱起眉头。

“大声念!!!!”轩辕晴冰冷而霸道的声音响彻通讯器。

“我承认……”颤巍巍委屈而又极尽全力大声的声音响起。

这声音,许太平觉得有点熟悉啊。

“你承认?那是诺,你不识字?!!”轩辕晴冰冷呵斥声,还夹杂着在人头上一个暴栗的声音。

“我承诺!!!!”对方声音似乎快哭出来了。

“继续!”轩辕晴冷漠催促。

“我承诺,这辈子和毒赌不共戴天!”

对方语速飞快,声音坚定,带着哭腔。

“黄呢?”轩辕晴似乎又给了对方一小拳。

“我黄某承诺,这辈子与毒赌不共戴天!呜呜!”对方的声音更加委屈了。

“我问你黄呢?”轩辕晴似乎很不甘心的语气。

“黄天在上,我黄某承诺,这辈子与毒赌不共戴天,呜呜呜呜……”

对方说着,似乎流下了委屈的泪水。

许太平听着,瞬间记起来这个声音是谁了。

“咳咳,晴儿……”

许太平的声音从通讯器响起,打断了正在极限拉扯的两个人。

“许君临大人?”

“哎呀,我怎么把通讯器打开了……”

“许君临大人,对不起对不起!”

轩辕晴听到许太平的声音,明显愣了一下,连忙改了语气,非常温柔无比的回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