估计能够榨干的东西都已被榨干了。

“呵呵,又想来欺骗老夫,该给你的东西,我都已经给你了,不要再来烦我了。”

元真和赵甲,两人听到里面又是一阵沧桑的声音,这个声音一边说还一边伴随着铁链不断发出铿锵之声。

明显能够感觉得到,这个人完全就是被铁链束缚住了。

“周紫的毒已经下了两年了,按你说的时间,这几天时间也该到了,要是到时没有毒发身亡,我就要了你的老命。”

赵国国君的那一些毒就是从此人手中拿到的。

周紫不是一般人,一般的毒对付不了她。

赵国国君也是花了很大的精力,才抓到了这人,把人关在皇宫中的御花园地下室里,一直都有人看守着,每次让看守的人走开也就是赵国国君来看此人的时候。

“我的毒不会有问题,你大可放心!”

声音很有自信,就算现在被关在御花园中,依旧是中气十足。

元真和赵甲两人对视了一眼。

原来赵国国君一直关着一个人,这人才是对周紫下毒的人。

元真联想到越女城客栈的掌柜,掌柜说了,这人可能是他的师弟,只有他的师弟才有这样的毒药。

元真对着赵甲做了一个手势,现在还是先离开这里。

知道了具体的位置,还要好好谋划才能把人弄出来。

两人没有再去听赵国国君与里面人的对话。

元真带着赵甲出来,并没有继续在御花园中停留。

“元大人,我们现在不把这人救出来吗?”

赵甲心中疑惑。

但元真摇了摇头,现在要从皇宫中把这人救出来谈何容易。

“不是时候,得有人帮忙,不然救不出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