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不容易等着这机会,她还不赶紧脱手。

许妈妈道,“才一点账册和钥匙,你抱的住的,我还有事忙,就先去忙了。”

许妈妈自己不帮忙,还不让静墨轩的丫鬟婆子帮,一记眼神扫过去,那些个丫鬟婆子都忙去了。

宁妈妈抱着一堆账册和钥匙出了天香院,才找到丫鬟帮她分担一下。

王妃刚梳妆完,就看到宁妈妈抱着一大摞账册回来,王妃道,“这是?”

宁妈妈把账册放到桌子上道,“世子爷世子妃让王妃你管家。”

王妃眉头陇紧。

宁妈妈见王妃的样子就不大想管,可账册她都带回来了,再送回去不像样子,宁妈妈道,“世子妃把那些管事的驯的服服帖帖,这些账册和钥匙都是许妈妈在管,世子妃是真不爱管家,以前还有借口拒绝,如今王妃和王爷冰释前嫌,找不到理由推脱,只好带回来了。”

王妃看着那一大摞账册直摇头,世子妃哪哪都好,除了不喜欢管家。

账册的事先放在一边,王妃更想知道的是,“庭儿还好吧?”

宁妈妈失笑,“世子爷好着呢,满面春风,一点也不像挨过打的样子,倒是世子妃虚虚弱弱的躺在床上,说是崴脚了。”

说完,宁妈妈笑道,“王妃早点管家也好,等世子妃怀了身孕,还得王妃来管。”

本来王妃还想让王爷把账册再送回去,宁妈妈说这话,她就打消这念头了,总是要管这个家的,就不推这三两个月了。

转眼,三天过去了。

谢柏庭身上的伤除了还有一两条有点疼之外,其他的伤痕都消退了。

苏棠帮谢柏庭抹完药,道,“在哪儿医治陆家大少爷?”

她还没给陆大少爷治病,陆家就和他大哥签了购马契约,诚心十足,就不让他多等待了。

谢柏庭看了眼窗外,刺眼的阳光,绡纱窗都遮挡不住,不想苏棠奔波受累,谢柏庭道,“就在书房医治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