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周沫跪在了自己的双亲面前!

这本不是她会做出的动作!

毕竟周市长夫妇既不是什么封建大家长,周沫又是受过精英教育的新时代女性,自然懂得“膝下有黄金”这句话不止是对男人说的。

但今天,她却当着周市长夫妇的面下跪了。

这对位于S市权力巅峰的夫妇,第一次感到了手足无措。

“沫儿,你这是做什么!”

离得周沫最近的姜曼,在反应过来后,就要扶女儿起来。

可周沫却避开了她的手,哑声说道:“爸,妈,我今天回来,是有事要求你们的。”

周市长站起来,面向她,有所准备的开了口:“如果你是想让我们尽全力医治宗起的话,我们可以答应你!你先起来再说!”

毕竟宗起再怎么说,也是个人才,就算不是出于对女儿的关爱,周市长也会想办法救治他的。

“谢谢爸。”果然,周沫笑了下。

见状,周市长和姜曼刚松了口气,就听周沫接着说道:“但我想求你们的,不是这件事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姜曼看着女儿反常的跪在他们面前,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周沫扬起哭到斑驳的俏脸,请求道:“我求你们,帮我照顾小绵一段时间,我要去医院陪着宗起,可以吗?”

姜曼瞳孔收缩了下:“......你说什么?”

周沫怕他们不同意,又道:“我保证,不会让小绵打扰你们太久的,等宗起一出院,我马上来接她走。”

姜曼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那张向来优雅的脸上竟显露出了几分抓狂之色,显然是被女儿的这一番话气个不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