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太医惶恐不安地回答道:“从容妃娘娘的脉象上看,是中毒导致。”

话落。

凤孤彻的脸色大变,周遭的气息变得低冷凝重,让人不寒而栗。

容妃自从怀孕,不管饮食还是生活起居的规格已经堪比皇后,虽然严格把控,但有人下毒的可能性并不小。

容妃听到陈太医的话,情绪瞬间失控,哽咽的哭泣声愈发悲痛欲绝。

皇后开口道:“陈太医你且看看这安胎药有没有问题?”

宫女忙将安胎药递到了太医面前,陈太医双手颤抖地接过药碗,药碗内残存着药渣,陈太医伸手捏起碗里的药渣,闻了闻,随后看向凤孤彻,恭恭敬敬地回答道:“回陛下,这安胎药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“容妃到底中的是什么毒?”凤孤彻语气凌厉地问道。

陈太医忙磕头在地,“望陛下恕罪,臣也不知容妃娘娘中的是何毒。”

帝王的盛怒,让所有人大气不敢出,只有容妃不断的抽噎声,嘴里不断道:“陛下,您一定要找到凶手,为我们的皇儿报仇。”

“陛下,先让太医开药,容妃现在需要好生调养,先让她冷静休息。”皇后看向凤孤彻说着。

没等凤孤彻开口,容妃突然哽咽激动道:“凶手没有找出来,皇后娘娘让臣妾一个人怎么冷静?怎么睡得着?当真不是皇后的孩子,可以如此冷血!”

容妃平日就敢和皇后当面挑衅,更别说现在出了大事,自然将气发在皇后身上,就算此刻她打了皇后一巴掌,凤孤彻估计也不会惩治于她。

皇后的脸色沉了沉。

凤孤彻完全没有责怪容妃的不敬,反而安慰着容妃,道:“朕一定会找到凶手,给我们的皇儿一个交代。”

随后冷声吩咐道:“来人,马上去请齐宗主。”

这时。

太监来报,“陛下,齐夫人求见。”

容妃虚弱道:“陛下,可以先让落雁给臣妾看看。”

凤孤彻同意。

随后季落雁来到内殿,参拜恭敬道:“参见陛下。”

“齐夫人你且看看容妃到底中了什么毒。”

“是。”

季落雁上前一步道,“陛下先让容妃娘娘躺下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