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慕沉霜留下他,肯定不是单纯的好心救他,她在侯府危机四伏,留下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在身边做事也方便行事,另一方面,怕是想让漆擎夜抓到监视她的人,所以漆擎夜跟了慕沉霜,现在是她的人,若是她知道你要杀他,是不会让你得逞的。”

大抵是漆擎夜命不该绝,竟然被慕沉霜救了,既然她留他在身边,那肯定会治好漆擎夜,若这样,那还真是有些麻烦。

傅君珩手持黑子的手重重落下,冷如霜的声音响起,“他必须死。”

凤寂看着他,补充了一句,道:“但肯定不是现在。”

若慕沉霜真护着漆擎夜,现在君珩信誓旦旦,但最后是什么结果还真是未知数。

傅君珩沉着脸没回答。

凤寂看了他一眼,随即站起身,“我就先走了,答应了未央郡主帮她调查,不过这次是你欠我的。”

若非傅君珩,他是没心思去关心皇城内这些阴谋的。

傅君珩抬首,冷眸看向他,“你可以选择不答应。”

凤寂唇角一僵,呵了一声。

内心暗暗不爽道:你有本事就别威胁。

嘴上只能不爽道:“行,我认了。”

凤寂刚抬脚离开,突然想到了什么,回头道:“凤西岚去廷尉司看了慕沉霜,他倒是没对慕沉霜咄咄逼人,反而给她机会保她,慕沉霜没领情,这蔡明荃可是凤西岚的人,他死了,凤西岚竟然没想加罪于慕沉霜,这还真是让人挺意外的。”

他离开廷尉司之前向范勤问了话。

范勤并未隐瞒。

凤寂看了他一眼,看他没什么想说,就收回视线,大步离开。

傅君珩沉眸看着凤寂离开的方向,低垂下眼帘,晦暗的眼眸瞬间低冷下来。

翌日。

陆微一早便去了廷尉司,官衙推开房门,陆微走进去看到靠躺在床榻之上的慕沉霜。

慕沉霜侧眸看到走进来的人。

“你来得可真早,看来昨晚睡得很好。”冷恻恻讥讽道。

她无非是来耀武扬威,落井下石看笑话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