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沉霜眼神凌厉地看着陆微,“擅闯我的院子,陆姨娘你当真是没把本郡主放在眼里。”

陆微对上慕沉霜的视线,开口道:“霜儿你别怪姨娘,昨晚雅儿被人下毒,侯府上下我都搜遍了也没搜到这下毒之人和毒药,只有霜儿你这里还没有搜查,所以我是迫不得已,总不能让陷害雅儿的人逍遥法外吧。”

慕沉霜神情冷然,唇角勾起一抹森冷的弧度,迈开脚步走上前,每一步都带着一股摄人的低气压。

陆微的神情表面上没有太多起伏,但心里忍不住的在发慌,被这无形的气场。

慕沉霜顿住脚步站在陆微一侧的位置,冷声道:“陆微,不要觉得你现在管理着侯府,你就是这里的主人,就有胆子带着侍卫擅闯我的院子,侯府还不是你的地盘,今天我倒要看看,谁敢上前一步!”

最后一句带着严厉的警告,强势的气场让一众侯府侍卫浑身僵硬不敢动作。

陆微眼眸微沉,下颌微微一抬,呼吸沉重,眼底闪过一丝狠意。

一侧身看着慕沉霜,挑声道:“我只是担心万一这贼人正巧躲在你这听竹院内,霜儿你继而遭受毒手,我不好给侯爷交代,所以为了以防万一,需要全面搜查,姨娘我是为了霜儿你着想。”

慕沉霜侧眸盯着她,“刚刚的话,我不想重复第二遍。”

“霜儿你这般阻止,是何意?!”

听似温和的语气却咄咄逼人。

慕沉霜眼神如刃直盯着陆微,语气狠绝,“若你敢强行搜查,我今天就能让你出不了这个门。”

陆微闻言,内心不由得一阵惊恐,她丝毫不敢怀疑慕沉霜说这话的真实性。

就在她心有余悸时。

凤安雪突然道:“未央郡主,让人搜查一番有何妨,一来可以证明你清白,二来也能替你消除隐患。”

慕沉霜态度漠然道:“清清白白的人何须证明,我的安危还轮不到其他人来管。”

慕沉霜这般冷傲的态度,让凤安雪脸色一沉,她是天昭国最尊贵的公主殿下,从小到大谁敢用这样漠视的态度和她说话,就连父皇都没有。

如此自狂不知尊卑的人,实在让她讨厌。

就在她正准备开口说什么时。

一声低沉磁性自带强盛的声音响起,“安雪,这不是你该管的事。”

凤安雪神情一僵,抬眸看着傅君珩,光是看着他这一张冰冷的神色,就能想象到他正用一双冰冷入骨的眼神盯着自己。

她的喉咙像是冻僵一般说不出一句话。

等她回过神来,低眸没有再说话,内心却如浪翻滚,心被灼伤得很疼,久久无法平静,抬眸间,视线落在慕沉霜身上,露出了一丝嫉恨。

慕沉霜没理会凤安雪,盯着陆微,冷声道:“我可以让你搜查,若你真的搜查到了什么,我无话可说,任你发落,但你搜查不到,你就自断双手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