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沉霜并未主动伸手去接。

七夜抬手去拿葫芦时,神情变得格外严肃,道:“君珩太子要给就给我吧!”

傅君珩凝眸盯着七夜,黑纱眼带下金色双瞳影藏着杀气。

短暂的沉寂后。

傅君珩手一松,收回手来,七夜接过葫芦就退到了慕沉霜身边。

“若君珩太子没有其他事,就请回吧!”慕沉霜冷漠地下了逐客令。

傅君珩看着她,“有一件事本宫想和未央郡主单独聊聊。”

慕沉霜盯着他,淡然的神情让人看不出太多的情绪,“玲珑,七夜你们先退下吧!”

七夜看了一眼傅君珩,随即敛眸收回视线,转身离开。

慕沉霜淡漠无温地问道:“君珩太子有什么想说的?”

傅君珩缓缓道:“本宫从未对未央郡主有过利用,本宫是诚心希望得到未央郡主的救治,甚至可以允诺你任何事,只要你觉得我可以帮你完成的。”

对于傅君珩这一番话,慕沉霜感到诧异,所以他这是上门来表达诚意的?

看着他认真的神情,即使隔着黑纱眼带,她都可以感受到那一双如深渊的眼睛在注视着她。

她竟然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注视。

慕沉霜不着痕迹地移步侧身,偏开视线,“误会昨日已经解除,君珩太子不用前来特别解释,你我之间本来就没有任何瓜葛。”

说话的语气没有刻意冷漠,更多的只是在叙述一件事的态度而已。

傅君珩沉眸看着她,眼神复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