丫鬟听到这一声低沉有力的声音,猛然清醒,抬头看到了端坐着的慕沉霜。

心底一阵惊慌,下意识要下床行礼,可她一动,因为动作幅度太大,就拉扯到了伤口,疼得她咬紧了牙关。

“你的伤势严重,刚上了药,还是躺着别动了。”

气势威严,话却关心她的,说到底这丫鬟伤这么重也是她间接造成的。

丫鬟听闻,内心震惊不已,她没想到郡主能这样关心她一个奴婢,还救了她。

心底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动容。

都说郡主嚣张跋扈,不可一世,虽然郡主看着比三小姐更为强势和可怕,但那日看到她如此维护自己的奴婢,这对下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殊荣。

不像她们每日伺候三小姐战战兢兢的。

惊愕过后,丫鬟强忍疼痛低眉道:“奴婢多谢郡主的救命之恩。”

慕沉霜问道:“你还有家人?”

陆微放任她不管,无非是想让她自生自灭,自然不可能再让她回去伺候慕雅致。

如今只有送她出府。

丫鬟闻言,眼底流露出一丝伤感,有气无力回答道:“奴婢的父母在今年的洪灾中丧生……奴婢已经没有家人了。”说到这里,丫鬟的神情变得有些激动,强忍疼痛,咬紧牙关翻身下床。

“你做什么?”

慕沉霜一把拉住了她。

“求郡主收留奴婢,奴婢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,奴婢愿意为郡主做牛做马。”

这时玲珑走了进来。

慕沉霜让玲珑将她扶到床上躺好。

玲珑求情道:“小姐,不如留下她吧,正好可以多一个人在内院照顾您。”

虽然外院还有伺候的人,但内院只有玲珑一个人伺候打扫,包括每日的膳食都是玲珑经手,每日需要做的事的确比较多,虽然诚礼可以打打杂,但有些事情不好让他一个男孩子来做。

慕沉霜凝眸看着躺在床上的丫鬟,从她刚刚的神情来看,不像是撒谎,如今她孤身一人,加上她身上的伤,出府只有死路一条。

孤身一人,被陆微杖打弃之,看她身上还有多余的鞭痕伤,平日肯定没少被慕雅致打骂,正好她在侯府没多少人,留下她也不是不可以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丫鬟心中一喜,“奴婢叫红花。”

慕沉霜最终还是留下了红花。

“等你伤好了,就跟着玲珑办事,既然你是我的人,那从今往后只能忠于我一人,我会保证你的生活和安全,但敢有二心,我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。”

红花眼神坚定忙道:“奴婢……绝对不会背叛郡主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