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看已经到了亥时,一旁伺候的宫女困得不行,但只能强忍着,不敢抬眸去看萧清玉一眼。

因为她们眼睁睁看着今日殿内伺候的宫女被打得半死,只因为她们清扫院落时嬉笑了几句。

这时。

兰香急忙走了进来。

萧清玉看向她,面带温怒道:“太子呢?”

兰香低垂着脑袋,面色惶恐,“回娘娘,太子突然晕倒,如今人在慈宁宫歇下了。”

萧清玉猛地站起身,“好端端的,怎么会晕倒?”

“太医说是殿下突然心绞痛,目前已无大碍。”

话落。

萧清玉脸色瞬间一暗。

难道发作了?

但好端端怎么会发作,这么久以来都没有发作,为何偏偏今日突然发作。

“慕沉霜是不是在慈宁宫?”

兰香听着萧清玉阴沉可怕的语气,整个人害怕得不行,战战兢兢回答道:“今日太后的确召见了未央郡主。”

话落一瞬。

萧清玉满眼怒火,一张柔美的容颜龟裂般狰狞愤怒,伸手一掀,桌上的茶杯碎裂在地。

砰砰砰的声音响彻在安静的大殿之中,吓得人胆战心惊。

“慕沉霜,我要让你不得好死。”

萧清玉几乎从牙缝挤出了这些字眼。

而这一夜,不仅仅萧清玉难以入眠。

整个瑶光居都被一层浓浓的阴霾笼罩着。

翌日。

凤寂到了瑶光居,一下马车,就看到瑶光居外两座石狮直接断了头。

凤寂走上前,伸手摸了摸石狮,很是可惜,“这什么情况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