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安雪和萧清玉在花园内散步。

”这个时候慕沉霜和二皇子应该已经被发现了。“萧清玉轻佻得意的声音响起。

她方才给沈碧云和几位娘娘拜年时,故意在她们面前说慕沉霜和男人在暖心阁内幽会。

皇后原本不相信,凤西岚刚走进凤仪宫就听到了萧清玉的话。

凤西岚倒是替慕沉霜说了几句好话。

这也是最让萧清玉无法容忍的,但也要装着一副大度善良的样子和凤西岚一起为慕沉霜辩解。

一旁的苓妃和容妃起哄,最后一众人便朝着暖心阁的方向而去。

“本宫还是有点担心,刚刚君珩表哥搪塞父皇几句便走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去找慕沉霜?”凤安雪担忧道,眼底透着浓浓妒忌。

“等君珩太子这个时候去,慕沉霜怕是早就衣衫不整地躺在二皇子怀里了,就二皇子那样整日游走在万月湖的人,看着慕沉霜一番媚态躺在床上难道不会心动?她慕沉霜能在二皇子身下承欢,是她的福气,更何况这对二皇子来说,不也是个千载难逢获得地位和权势的绝佳机会吗?"

凤安雪明白萧清玉的意思。

就算二皇子的母亲是皇贵妃,但她早已远离宫中,常年在寺庙诵经祈福,二皇子根本不受父皇的重视,在这宫中可以说就是一个虚无的存在,更何况齐国如今一盘散沙,一个衰弱的国家又如何给二皇子底气。

若是他和慕沉霜发生了关系,两人只有一个选择,那便是成亲。

对二皇子来说,他背后就多了一个重要的后台,靖边侯。

从这一点来看,父皇也会对他重视起来。

所以得到慕沉霜,对二皇子来说百利而无一害。

想清楚这点,凤安雪的心情放松下来,她抬头看向暖心阁的方向,“还真想进去看看慕沉霜狼狈的样子,她有什么资格得到表哥的关注。”

萧清玉和凤安雪现在的心情如出一辙,正好让太子看看慕沉霜到底是何等的不知廉耻。

自从从狩猎场回来,太子总是心不在焉,甚至时不时去慕沉霜曾经住的宫殿去坐一坐。

她实在是不甘心,内心妒忌的火焰快要将她整个人吞噬,凭什么她慕沉霜能得到这么多优秀男人的青睐,沈南之,傅君珩都是,她恨不得马上就让慕沉霜遗臭万年。

“若她真的能和二皇子结亲,那也是她的福气,毕竟谁不想得到二皇子的垂爱。”

凤安雪轻笑一声,唇角勾起一抹讥笑的弧度,“那倒也是。”

就二皇子那样性情的人,怎会守着她慕沉霜一个人。

两人的对话,被藏在洞中的两人听得一清二楚。

慕沉霜低垂的眼眸溢出了寒冰,竟然是萧清玉和凤安雪设计陷害她。

听着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。

慕沉霜心有不甘。

“她们要走了,你不想做点什么?”傅君珩磁性低沉的声音传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