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沉霜走上前,福身参拜道:“臣女参见皇后娘娘,参见太子殿下。”

皇后抬手示意道:“霜儿就不必多礼了。”

“谢皇后娘娘。”慕沉霜站起身,抬首看向皇后,问道:“不知皇后娘娘今日召见臣女有何要事?”

还没等皇后开口,凤安雪呵斥道:“慕沉霜,昨日偷袭本宫的人就是你,你还敢在这里装作无知。”

凤安雪直接就指正慕沉霜。

慕沉霜镇定的眼神看着凤安雪,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,反问道:“竟不知安雪公主被人偷袭,但公主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偷袭。”

凤安雪一口咬定,“本宫看到的人就是你,难道本宫的眼睛还不足以当证据吗?你陷害萧侧妃,偷袭本宫,慕沉霜你该当何罪?!”

慕沉霜面不改色沉静道: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,我没有陷害萧侧妃,更没有胆子偷袭安雪公主。”

凤安雪逼问着,“那你敢说,你昨日巳时在什么地方?”

萧清玉敛着怨恨的目光盯着慕沉霜,巳时这个女人绝对在暖心阁,只要有人证明她去了暖心阁,在加上凤安雪的证词,慕沉霜就算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了。

昨日没有让她身败名裂,今日她一定要堵得慕沉霜无法狡辩。

即便凤安雪咄咄逼人,慕沉霜一股桀骜不驯的气场却更加张扬,自带一股凌人气势。

“皇后娘娘,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需要见一个人。”

皇后一直没说话,毕竟凤安雪坚称是慕沉霜将两人打晕,她也想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“见谁?”

“太后娘娘身边的安嬷嬷。”

萧清玉听到这话,眼底闪过狠厉,还以为这个女人自持镇定能想出什么法子,没想到她竟主动跳坑。

昨日哪有什么安嬷嬷找她,不过是一个伪装成安嬷嬷样子的人,一旦安嬷嬷证明没有见过慕沉霜,到时候她便百口莫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