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南之追上前时,早已没有了慕沉霜的身影,莫名的痛楚涌上心头,无法控制。

傅君珩扣着慕沉霜的手指,一路往前。

两人沉默着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也不知道他这样拉着她到底要去哪里。

他们的存在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侧目惊叹。

直到停在了一个卖花灯铺子前。

傅君珩停下了脚步,他要了一盏兔子花灯,至始至终他都握着她的手一刻也没松开过,甚至会用力攥紧着,没有丝毫的松懈。

傅君珩侧身回头,将手里的兔子花灯递到了她的面前,他浅唇笑着,让她觉得万千芳华在他笑中都失去了颜色,绽放的烟火都变得暗淡无光。

“刚刚那盏坏了,重新送你一盏。”他说着,完全没有开口问她刚刚去了什么地方,和谁在一起的意思。

慕沉霜垂眸,视线落在这一盏花灯上,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竹杆,都让这一盏花灯变得格外好看。

傅君珩见她迟迟没有伸手接过,暗哑着声音问道:“不喜欢?”

话落。

慕沉霜下意识回答道:“没有,就这盏了。”

说话间,她伸手接过了花灯,接过花灯的刹那,手指不经意触碰到了他的手背,明明另一只手被他死死拽着,但这不经意的触碰,却像是触火一般,让她全身一阵滚烫,脸颊不知觉泛起了红晕。

傅君珩看着他,唇角扬起的笑意更深。

“霜儿!”

他突然唤了一声。

慕沉霜一怔抬眸,刚扬起脑袋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男人突然搂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,低头深深地吻着她的唇瓣,霸道又温柔,缱绻又美好。

周围一阵惊叹的议论声音,但慕沉霜仿佛什么也听不到,只是睁大眼瞳盯着他,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伸手推开眼前的男人。

直到傅君珩缓缓松开她,慕沉霜猛地回过神来,瞪着他,“你干什么?”

傅君珩笑着,眼底盛满了温柔的星光,“只是送你一盏花灯你好像就很感动,这对你来说好像不怎么公平,干脆用吻来弥补你,让你再感动感动。”

这话一出。

慕沉霜一阵羞恼,“谁说我在感动,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