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房内,压抑窒息的气息充斥着整间屋子。

凤寂走进去,抬眼看到坐在檀木书桌后的傅君珩,信封被拆开随手扔在了一旁,轻掀抬眸冷冷看了一眼凤寂,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凤寂姿态闲散地走上前,“来看看你的近况,脸色这么差,昨晚没休息好?”

傅君珩靠在椅背上,微微偏侧着身姿,一手撑在太阳穴上,微垂下眼帘,俊颜低沉。

凤寂看着他一脸受了情伤的样子,让人难以想象,他竟然也会为情所困。

他顺手拿起放在书桌上一封信,道:“你不是才和未央郡主过了元宵,这又怎么了?感情没增进?”

傅君珩沉默着,没有回答凤寂的话。

凤寂盯了他一眼,垂眸看着手中信件,眉头微拧,“她这是要回京?”

傅君珩放下手来,神色严肃,问道:“宫内有什么消息?”

凤寂放下手里的信件,“陛下准备重整骊北王的军队,目前还没决定将这军权放在谁的手里,朝臣各抒己见。”

自从骊北王出事之后,骊北军便一直没有整编,如今重整,必定会是一场血雨腥风。

“你觉得谁最有可能接管?”

“目前看,没有办法确定,谁都有可能。”

傅君珩一手放在桌面上,食指一上一下敲击着桌面,眸光深谙,只听到他缓缓开口道:“想办法,让沈南之接任。”

凤寂明显可以看出他说这话时,眼底压抑的愠怒,这摆明已经是把沈南之当情敌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