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边的云彩被初升的朝阳染得一片红,翻滚的云海恍若披上一层金黄色的薄纱,满天红晕,金光耀眼。

慕沉霜怔愣看着,被眼前的美景迷了眼,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看过这样让她惊艳的景色了。

一时之间,她竟完全忘记自己正靠在男人怀里,被他紧紧抱着。

傅君珩垂眸看着怀里的女人,淡淡的光晕映照在她的柔颊上,仿佛晕染了一层红霞,一双纯粹的黑色眼瞳倒影着光晕,宛若黑色的琉璃,闪烁着细碎的光芒,在他眼底比那天边的云彩还要夺目。

这无不是在引-诱着他。

慕沉霜似乎察觉到了那灼热的目光,抬头一看,一眼撞入男人一双金色的眸子中,金光闪烁下,那一双金色的眸子愈发迷人。

她极力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,盯着他,没好气地问道:“你看着我做什么?”

即便被发现,他也没不好意思,依旧直勾勾地盯着她看。

只见他薄唇勾起一抹轻笑的弧度,“这里又没别人,我不看着你看着谁?”

话落。

慕沉霜秀眉一拧,这简直就是在强词夺理,“你非得要找个人看?”

傅君珩看着她,眼底的深邃犹如一道漩涡要将怀里的女人吞噬,只听到他嗓音低沉沙哑,“这里的风景再好哪有你好看。”

听似调戏的话却又极其认真。

他的声音犹如一股电流顺着她的耳膜刺激着她全身的神经,心里更是一阵颤栗。

但她很快回过神来,看似冷静地低垂下眼眸,但她的眼底却有掩藏不住的慌乱,更像是在躲避。

只听道她低喃骂了一句,“有病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