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沉霜抬首看着他,“你好像知道我要来找你。”

她本身个头不低,但站在男人面前,几乎矮了快一个头。

只见男人朝着她微微弯腰,突然靠近的距离,让慕沉霜的心不由得一紧。

“大概对你有心灵感应。”

慕沉霜狠狠白了他一眼,忍不住骂了一句,“有病。”

傅君珩对于从她口中骂出来的两个字,似乎习以为常了,“本宫这没病都快被你骂出病了。”

温和的俊颜完全没有任何恼怒的征兆,反而还有种被骂的心甘情愿。

这一幕,让一旁的管事和侍卫感到无比震惊。

先不说平日的太子殿下冷得让人畏惧,如今被骂还一脸温和,这还是他们的太子殿下吗?!

“请吧!”

傅君珩邀请慕沉霜进了门。

慕沉霜看了他一眼,迈开脚步朝着屋内走去。

到了厅内。

傅君珩给她倒了一杯温水,递到她面前,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
慕沉霜看着他,直接道:“你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事?”

话落。

傅君珩给自己斟茶的手一顿,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回忆着,“你想问那支簪子?”

慕沉霜沉眸看着他,想从他的脸上看到什么异样,但他的神情淡然平静,没有丝毫情绪的起伏,哪怕她以为的一丝丝恼怒都没有,仿佛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。

“我答应你的事,自然会办到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