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寂像是才明白一样,“那未央郡主这么问是为何?”

慕沉霜忽然觉得就不该问这个问题,凤墨染是什么样的人跟她也没什么关系。

“没什么,单纯好奇而已。”

慕沉霜没再多问。

凤寂也没追问,“想必未央郡主才是能治好太后的那个人,未央郡主如何打算的?”

“自然不会见死不救。”

乘马车回侯府的路上,慕沉霜去了一趟同和药铺。

李大夫正关门,看到有人前来,仔细一看下马车的人,是今日那位郡主。

快步迎上前,恭敬道:“不知郡主前来有何事?”

“李大夫,可否进屋再说?”

李大夫忙邀请道:“郡主,里面请。”

李大夫泡上一杯热茶,慕沉霜环顾四周,小小的药铺,五脏俱全,整个屋子都充斥着浓浓的中草药气味。

“李大夫是神医门外徒。”慕沉霜突然道。

李大夫正泡茶的手猛地一抖,茶水差点洒落在他的手背上。

他的脸色变得很不自在起来,微颤的目光看向慕沉霜,“不知郡主为何会这样说?”

慕沉霜上前一步,缓缓道:“今日李大夫一闻便知里面含有幻颜草,幻颜草可不是一般大夫能接触到的,还有李大夫你右手手背上的伤疤,想必那伤疤原本有一道痕迹,是被逐出神医门的人会烙印上的痕迹。”

虽然他剔除了大部分,仍旧残留一小部分伤痕,她一眼便认出来。

他只是外徒,还算不上神医门的人,但即便是外徒,至少都是皇宫太医的资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