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医前来救治,查看蔡明荃时,人已经气绝。

户部的人报案之后,廷尉司主使范勤快马加鞭赶来。

经过一番查证,蔡明荃猝心而亡。

范勤先是询问了慕沉霜,态度算恭敬有加,“未央郡主今日为何出现在这里?”

慕沉霜面色平静地回答道:“我来是向蔡大人求证,此前侯府的捐赠情况。”

“敢问蔡大人发病时,未央郡主做了什么?”

慕沉霜镇静道:“我看蔡大人犯病,药洒落在地上,替他捡起来。”

范勤微垂眼眸看着慕沉霜,显然充满了怀疑,“所以未央郡主还没来得及给蔡大人吃药,蔡大人就猝死了?”

慕沉霜还未回答,门外传来一声悲愤的怒斥,“简直一派胡言。”

快步走进来的不是别人,是蔡明荃的夫人还有蔡有进。

两人一见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蔡明荃时,顿时红了眼,急忙冲上前。

“老爷!”

“爹!”

蔡夫人冲上前趴在蔡明荃的身上,悲痛欲绝哭丧着,“老爷,你醒醒啊,你快醒醒啊,你怎么可以丢下我和进儿啊!”

一瞬间。

整个房间充斥着蔡夫人高昂的哭泣声。

蔡有进猛地抬头,带着愤怒猩红的眼,盯向慕沉霜,猛地站起身,拔出一名侍卫的剑就要冲向慕沉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