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西岚赶到了廷尉司大牢。

范勤将他带到了关押着慕沉霜的牢房内。

凤西岚隔着木柱看着靠在床板之上闭目养神的慕沉霜。

昏暗的灯光,简陋的环境,依旧无法掩盖她身上的贵气,她看上去如此沉着冷静,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,依旧那般亮眼,美艳动人。

凤西岚看着她安静的侧颜,眼帘微垂,瞳孔紧缩几分。

一旁的衙役打开了牢房门。

慕沉霜听到动静,缓缓睁开双眸,一双明眸在这昏暗之中也如此清澈。

她看到走进来的凤西岚。

慕沉霜没有要起身参拜的意思,依旧靠躺着不动,“太子殿下的消息还真是灵通,这么急着赶来是想要兴师问罪?”

凤西岚表情冷凝,“不需要本宫兴师问罪,廷尉司自会查出真相。”

“是嘛,那太子殿下这是来做什么?”慕沉霜冷声问道。

凤西岚眸色一暗,盯着慕沉霜,她眼底冷漠到没有丝毫温度,陌生的让他仿佛已经不认识眼前的女人。

半晌。

“你找蔡明荃核实捐赠账目做什么?”凤西岚突然问道。

慕沉霜垂眸收回视线,冷冷拒绝,“这是我的事情,不需要告诉太子殿下。”

凤西岚背对的手骤然收紧,“看你的样子,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自身的安危,是想着什么人会来救你,但你要清楚你谋害的是什么人。”

说话的语气变得严厉,甚至带着威胁。

但当他说出这话时,他竟然会感到紧张,紧盯着慕沉霜的表情,只看到她眼底的讥讽。

“方才太子才说廷尉**调查清楚,现在太子这威胁,是想着就算我是清白的,也会将罪名扣在我的头上,想报复我?”

果然。

曾经的她不会示弱,更别说现在。

凤西岚看着她,没有回应。

骤然沉寂的空间,安静到仿佛能听到针落的声音。

慕沉霜一拧眉,抬头看向凤西岚,难掩复杂的目光,他到底在打算什么。

凤西岚察觉到慕沉霜的眼神,眨眼间,眼神变得冷傲,“你若是说出实情,说你没有谋害蔡明荃,本宫可以保你平安无事。”

凤西岚的话让慕沉霜诧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