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气息如数将她包裹着,刺激着她全身的神经细胞。

慕沉霜想要推开他,但身体像是被某种力量禁锢,无法挣脱。

小腹传来一阵阵气流,温暖着她的小腹,明显感觉到胎儿渐渐稳定下来。

慕沉霜一抬眸,对上男人一双深邃幽暗的金色双瞳,傅君珩也在垂眸看着她。

茶几之上,丝丝萦绕的袅袅烟雾气,带着一股醇香暧昧的气息,在两人的对视间燃烧着。

傅君珩缓缓垂首而下,薄唇轻抚女人的红唇,彼此温度触碰,呼吸的交缠,让两人的心脏在胸膛内颤动着。

慕沉霜依旧保持推开男人的姿势,但身体已经被抽空了力气,男人唇间的气息如潮水一般涌向她的脑海,侵蚀着她的大脑神经,吞噬着理智。

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无法拒绝这个男人,为什么抗拒不了他的气息,甚至他身上那独特的体香让她有些贪恋。

她没有力气再去推开他,腰封不知何时被他解开,棉质的锦衣沿着她凹凸有致的身躯滑落,只剩下单薄的丝制里衣。

男人的大掌毫无忌惮地沿着女人纤细的腰肢游走而上,眼看慕沉霜最后一件里衣滑落时。

慕沉霜猛地回过神来,一双朦胧迷离的眼眸瞬间清醒,放大。

她用尽力气推开男人,退出他的怀抱。

慕沉霜双手紧紧揪着已经滑落到胸前的里衣,睁大眼瞳,呼吸急促地盯着眼前的男人。

傅君珩凝眸看着她,那一双藏着野兽般渴望的猩红在渐渐消退,双手一僵,收回手来。

四目相对。

空气之中燥热的因子渐渐消散。

安静沉寂的空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