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微扶着慕雅致起身,抬首触碰到慕沉霜一双冰冷如霜的眸子,那高傲的眼神,仿佛在看她们的笑话。

她恨!

她和雅儿不仅没有得到皇帝的赏赐,还在大庭广众之下,颜面无存。

这一切都是慕沉霜的奸计。

今日之耻,她一定要让慕沉霜这个贱人加倍还回来。

慕沉霜又怎么会没有察觉到陆微眼底的滔天愤怒,她若有似无的冷冷勾唇,不屑一笑,这只是刚开始而已。

陆微带着慕雅致狼狈地离开了皇宫。

一场闹剧结束。

众妃嫔行礼后便离开了慈宁宫。

李大夫交代嘱咐了几句,并未继续停留,凤孤彻亲自相送,并安排皇宫侍卫护送他。

尽管李大夫不是真正的灵医,即便只是神医门的外徒,都足以让人佩服其医学才能,更别说他和灵医的关系如此相熟。

慕沉霜告辞离开,沈碧云叫住了她,“霜儿难得进宫,陪本宫在御花园走走吧!”

慕沉霜不便推辞,福身应声道:“是。”

凤孤彻让傅君珩跟着他去了勤政殿。

慕沉霜挽着沈碧云散步在御花园内,虽是冬季,但这御花园依旧花团锦簇,丝毫看不出一旦冬日的干枯凄凉。

“本宫觉得霜儿突然长大了。”皇后长叹一句道。

慕沉霜应声道:“人总归是要长大的,不可能一辈子都能天真无邪,总会在经历一些事情之后,对自己的人生有新的规划。”

沈碧云侧眸看向慕沉霜,道,“以前霜儿的眼睛都是带着光彩,现在内敛了很多,长大是好事,懂得人情世故,懂得如何保护自己,如今我才知道,霜儿你在侯府过得并不如意。”

虽然她和太子和离,但沈碧云对她并没有过多的偏见和说辞,方才皇后在门外维护她,她也听到了。

但这维护到底有多少真情实意,还是因为某种利益牵绊。

“只是苍蝇太多,喜欢没事找事,吵得很而已。”

沈碧云闻言,提醒道:“多长个心眼是好事。”

“臣女知道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