晌午之后。

皇亲贵族、文武百官随同皇帝一起观看戏曲表演,随后一系列的活动,吟诗比赛、蹴鞠、骑马射箭,女眷都陪同一起,到戌时再观看烟火。

齐容找了借口说身体不适,凤孤彻心疼她,便让她回宫好好休息,不必再跟着一起。

玉芙宫。

啪的一声。

齐容将杯子狠狠摔在地上,坐在凳子上,怒拍扶手,两眼冒火,“该死的慕沉霜。”

竟然让她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丢了如此大的脸面。

她真是小瞧这个女人了。

“姐姐你也是胆大妄为,竟然当众污蔑逍遥王。”一声轻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。

明明如此温柔的声音,听着却犹如这寒冬腊月的霜雪一般清冷。

齐容抬眼,看到了缓缓走进来的季落雁,“弟妹这话是何意,他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,本宫还怕了他不成。”

“无权无势?”季落雁轻声反问一句,走上前,“姐姐盛宠太久,莫不是忘了,当初是谁把大皇子从太子之位拉下来的,若非逍遥王突然退出,如今的太子怎会是三皇子。”

齐容脸色一变。

四年前的东宫之变,凤寂带兵发动政变。

但就在罢黜太子三个月后,凤寂突然交出兵权,甘愿当一个闲散的逍遥王,所有人不明其因。

而这四年间,凤寂的确没有再插足朝中任何事。

时间一久,在众人眼底他当真只是个闲散王爷了。

“姐姐下次可别再像今日这般鲁莽,不然就算你有陛下的护佑,若逍遥王真想动你,你一样逃不了。”季落雁提醒道。

话落。

齐容心猛得一颤,拳头紧了紧,“我知道了。”语气仍旧有些不甘。

“不过落雁,慕沉霜到底是怎么回事?当真只是假孕?”

“脉象上看的确是假孕,我来也是提醒姐姐,逍遥王眼下护着太子妃,更何况这只是玉侧妃的事,就算她是你表妹,你做事前最好慎之又慎,没有十足的把握,就别做蠢事。”

齐容听着季落雁训斥的话,心底多少不爽快。

“弟妹的提醒,我会记在心底。”

季落雁淡淡看了她一眼,没再多说什么,“那姐姐先休息,落雁告辞。”

季落雁走了之后。

齐容怒哼一声。

一旁的莲秋打抱不平道,“娘娘,季神医也太嚣张了,怎么说您都是姐姐,是皇帝的妃子,她怎么敢用这种态度和你说话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