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君珩抱着慕沉霜进屋,将她放在餐桌一旁的凳子上,给她倒上一杯温水。

慕沉霜抬眸看了他一眼,紧接着低垂下眼眸,她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,伸手接过杯子。

“多谢。”

喝了一杯温水下去,感觉肚子稍微缓和了几分。

“一直都吐的厉害?”傅君珩问了一句,话里听不出太多的感情。

慕沉霜放下手里的杯子,“还好,可能刚刚陪着锦华公主用餐,吃了不该吃的东西。”

听到这话,傅君珩的眼眸暗淡了几分,“看来侯府并不欢迎你回来。”

“不是侯府不欢迎,只是她陆微做贼心虚罢了,这侯府不是她的,早晚我要拿回来。”

原主父亲常年在外驻守边疆,侯府大小事都有陆微掌控,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此前原主在东宫时,慕雅致还找过她要过不少银两,当时慕雅致卖惨几句,原主就信了。

但侯府一年的俸禄不少,怎么可能会缺钱,不知道陆微背地里到底在做什么,所以她必须查明白。

傅君珩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,递到慕沉霜面前,“若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拿着玉佩直接去瑶光居,无需通报。”

慕沉霜抬眼看着他。

傅君珩继续解释道:“本宫还等着你医治,自然不能让你有事。”

慕沉霜看着他手里的玉佩,眼下多一个人帮忙,对她来说也没坏处,她伸手拿过玉佩。

“既如此,我就收下,不过君珩太子若真心想帮我,不知君珩太子能否告诉我,我这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和逍遥王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傅君珩闻言,眼眸一沉,“未央郡主为何这样问?”

“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,凤寂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我,甚至让君珩太子你出手帮忙,按照逍遥王的个性,他可不是如此乐于助人的善人,想必他关心的不是我,而是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。”

傅君珩俊颜沉静,听着慕沉霜的话。

“这件事怕是帮不了未央郡主,这是凤寂的事,若你想知道可以去问他。”

他的拒绝,也在她的意料之中,看来还是需要她自己调查。

“君珩太子打算在天昭国停留多长时间?”慕沉霜疑惑问了一句。

一国太子在他国待上这么长的时间,的确是罕见。

“还需要待上一段时间,至少要让未央郡主你给我治了病再说。”

慕沉霜抬眸看着傅君珩,突然觉得这男人似乎并没有表面上正直。

午膳后,傅君珩便离开了侯府。

主院内,薛佳佳醒来之后,凤莲带着她离开了侯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