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沉霜盯着张嬷嬷,威胁的语气道:“希望张嬷嬷最好如实招,别跟我玩花样。”

李明一直在外等候,看到慕沉霜出来,恭敬行礼,“郡主可问出什么?”

“劳烦李大人带张嬷嬷去审讯室。”

李明应声道:“是。”

随后李明让狱卒将张嬷嬷带到审讯室。

“劳烦郡主在此等候。”

慕沉霜看着李明,虽然她是公主的人,眼下他也不敢在这供词上做手脚,凤莲想必也很想知道这背后的真凶。

慕沉霜在廷尉司的大堂喝着茶等待。

片刻后。

李明拿到了张嬷嬷的供词,到了大堂,走到慕沉霜面前,行礼道:“郡主,张嬷嬷已画押。”

慕沉霜伸手接过供词,翻开,看到供词的内容,眼眸骤然一震。

张嬷嬷竟将所有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。

说自己当初无端打骂过她,所以心生报复,西渝的毒药是几个月前从一位西渝的商人手里买到的,包括春晓是她一早安排好的人,因为她曾对春晓有恩,春晓不忍供出她,所以才说是陆夫人是幕后主使。

这供词虽然值得深究,但也完美的将陆微置身其外。

慕沉霜握着供词的手指,收紧了几分。

“郡主觉得这供词有什么不对?”李明问道。

慕沉霜放下手来,“张嬷嬷呢?”

李明的脸色凝重了几分,解释道:“画押之后,将张嬷嬷送回牢房的途中,张嬷嬷趁其不备一头撞向柱子,自杀了。”

慕沉霜听着李明的话,神色低沉下来。

张嬷嬷以死来证明她对陆微的忠诚,她更加相信陆微能保住六皇子,不过这完全也在情理之中。

看来这一次还真的治不了陆微。

这样的结果也算在她意料之中。

死了一个张嬷嬷,陆微也失去了有力的干将。

张嬷嬷的这份证词无疑把春晓推入深渊,她既然答应保春晓一命,她也不能食言。

但她无法在皇帝面前明面上护着春晓,这只会让她招来不必要怀疑和麻烦。

所以只有另想办法。

慕沉霜没再说什么,将供词交到了李明手中,“李大人就随我一道进宫。”

“是。”

张嬷嬷的供词送到了凤孤彻手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