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幕惊愕众人。

又一名官家女子怒喝道:“薛佳佳你疯了,你凭什么打人?”

薛佳佳抬起下颌,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野猫,眼底透着凶狠的目光,“本小姐不仅要打她,还要抽烂你的嘴。”

她刚一抬手,就吓得那名女子惊叫的往后退去。

薛佳佳看着她胆小如鼠怯弱的样子,勾了勾唇角:“废物。”

薛佳佳的行为让慕雅致警铃大作,她怎么会和慕沉霜好上了。

慕雅致强压下内心的震惊,笑盈盈的走上前,“佳佳,看样子你的毒已经解了,真是太好了,本来还想去看你的,只是姐姐她……都不让我去,我姐姐她没再欺负你吧!”

薛佳佳盯着慕雅致,她现在的反应,简直和慕沉霜方才所说的一模一样,表面表现得委屈担忧,实则是在挑拨离间。

仔细想想慕雅致口口声声说把自己当朋友,但每一次慕雅致出现的地方,自己都会被人嚼舌根,而慕雅致却无动于衷,到头来,慕雅致还劝自己放下she

段和这群废物道歉,若真的把她当朋友,又怎会容忍别人羞辱自己呢?

慕沉霜的话将她点醒,仿佛拨开遮掩她眼睛的迷雾,让她看得真真切切。

所以现在她看着慕雅致柔柔弱弱,好似全天下都欠了她似的委屈模样,内心实属反感。

“慕雅致,我看你是巴不得我被人毒死毁容了才是,怎么会好心来看我。”

这话一出,慕雅致脸色一僵。

“那日要不是你挑唆本小姐和未央郡主决斗,本小姐怎会误会未央郡主,还有本小姐中毒,是你娘亲的贴身嬷嬷下的毒,到底是谁居心叵测,你以为本小姐不清楚,轮得到你们在这里搬弄是非!”

薛佳佳目光凶狠的瞪向眼前的官家小姐。

往日若不是慕雅致一直劝她当什么好人,她哪里会憋着自己。

一名官家小姐不屑反驳道,“佳佳,你可别不识好人心,我们可是在替你抱不平。”

薛佳佳对着她怒喝道:“你闭嘴!”

“佳佳,姐姐到底在你面前挑拨了什么,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