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佳佳,你刚刚说你被毁容,但你现在的脸明明好好的,不过就算佳佳你冤枉我,我也不会怪你,我知道你是无心的。”慕雅致啜泣了几声。

“你……”

薛佳佳忍不住想大骂出口,被慕沉霜打断,“薛小姐的脸自然是被人治好了。”

“姐姐你在说笑么,就算药效奇特,也不可能不留一点痕迹,就算是神医门的人,怕也没有如此本事,姐姐你为了污蔑我,竟编造出如此可笑的谎言。”

“你不知道,只能说明你见识浅薄而已,更何况……”声音阴冷下来,微垂眼眸,凌厉如冰的视线落在慕雅致身上,让她的心不由得一颤。

“本郡主要教训你,还用不着这种低劣的手法,本郡主会光明正大直接打得你连爹妈都不认识。”

阴恻恻的声音,让人不容置喙,说话间,抬手活动活动五指。

这一幕,压得慕雅致快呼吸不过来。

“你果然不会承认,没关系,本小姐已经派人去请寂表哥过来,寂表哥一定能看出这药丸的问题,到时候,本小姐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薛佳佳恶狠狠地说着。

薛佳佳的话让慕雅致脸色一白,又是逍遥王,逍遥王不近女色,甚至对皇室公主,自己妹妹都很冷淡,但偏偏对薛佳佳不同,这个薛佳佳到底哪里好,不过是一个没脑子,四肢发达的蠢女人而已。

慕雅致强忍慌乱的心绪,一副被背叛痛心疾首的模样,“佳佳,就算逍遥王来了,我对你依旧问心无愧。”

众人几乎被慕雅致这演技折服,无条件相信慕雅致,声讨薛佳佳。

“薛佳佳,你别太过分了,你可别忘了,当初你殴打陈家千金,到底是谁处处维护你,替你说话。”

“就是,就她那张扬跋扈的样子,除了雅致,谁愿意搭理她,还真当相府是曾经的相府。”

几年前的东宫之争,前太子被废,相府的地位也跟着一落千丈,如今不过有名无实,完全靠着锦华公主的身份支撑着相府岌岌可危的地位。

所以对薛佳佳,在场的官家小姐丝毫不畏惧。

“她还以为慕沉霜在帮她,不过是看她单纯,利用她陷害别人,真是被利用了还不知道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