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沉霜离开之后。

绝命回到瑶光居复命,“殿下,没有找到柒夜的人,他身负重伤应该是被人救走。”

傅君珩握着棋子的手一紧,黑色的棋子瞬间化为灰烬沿着他的指尖滑落,深谙的金瞳溢出戾色,“被人救走?”

绝命察觉到这股冷气,身形一紧,急忙道:“是属下失职,属下一定找到人,拿下他的人头。”

傅君珩轻点手指,道:“敢救他的人,连同一起处理干净,下一次禀报,本宫希望听到的是好消息。”

平静无波的话,却透着比寒冰还要冷厉的气息。

“是,属下定完成任务。”

慕沉霜回到侯府。

正巧遇到慕雅致,慕雅致一看到慕沉霜,心底就来气,她走上前,嘲讽道:“鬼鬼祟祟的出门,现在才回来。”

慕沉霜脚步一顿,逼压的气势瞬间压迫而来,慕雅致神经顿时一阵紧绷,睁大眼瞳,惊恐盯着慕沉霜。

“慕雅致,你最好少管我的事,你再敢多嘴一句,下一次,别怪我缝了你的嘴。”

凌厉的眼神,狠厉的语气,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。

慕雅致下意识紧闭双唇,直到慕沉霜走远,她才松了一口气,站在原地,愤愤不平的怒视着慕沉霜离开的方向。

“慕沉霜,你别得意。”

她绝对不会这么算了。

慕沉霜回到院子。

玲珑已经回来,看到小姐回来,忙迎上前,道:“小姐,你昨晚留宿在君珩太子那儿了嘛!”

慕沉霜嗯了一声,“先给我更衣吧!”

这话一出,倒是让玲珑遐想连篇起来,小姐这个时候更衣做什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