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今看来,想要扳倒陆微怕不是一件容易事,那就一件件的做。

收回食邑,她倒要看看到时候陆微想什么法子交代。

随后慕沉霜给了春晓一些银子。

“你先去幽州躲避一段时间,你的父母还有弟弟,我会想办法让他们有合理的理由离开京城去和你汇合。”

听到这里,春晓激动跪在地上,磕头道:“奴婢多谢郡主大恩大德。”

“以后就安安心心当个普通人,别在做损人利己的事。”

“奴婢知道。”

“起来吧!”

春晓站起身,满眼愧疚的看着慕沉霜道:“郡主,奴婢还有些话想说,虽然您是郡主,陆夫人只是侧室,但陆夫人掌控侯府多年,侯府上下唯她是从,郡主从东宫回来之后,我私底下经常听到下人们议论郡主,说一些您不好的话,说夫人早晚会把你收拾赶出侯府,侯府迟早都是大少爷的,陆夫人背后还有几位大夫人给她撑腰,您以后要多加小心才是。”

陆微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。

大儿子慕世荣如今跟随慕侯爷在边疆历练,二女儿慕纯熙人在西月国求学,至于学什么,她脑海中倒是没有什么记忆,但有记忆的是这慕纯熙比慕雅致聪慧灵敏。

所以陆微对她孩子的培养也相当看重,这样一个精明的女人,能打动慕侯爷的心也就不奇怪。

“我知道,时间不早了,你快离开吧!”

“是。”

春晓应声道,但神情变得有些犹豫起来。

“还有什么事?”

春晓忙摆手,“不是。”说着,侧身看了一眼身后的方向,道:“奴婢昨晚逃到这里时候,发现佛像后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,应该还没有死,我看到他那把佩剑好像挺厉害的样子。”

慕沉霜朝着佛像后走去,一眼看到躺在杂草中的男人,衣服破烂,满身伤痕,她注意到了他手里握着那把佩剑。

慕沉霜走上前,缓缓蹲下she

,仔细看着他握着的这把剑,刀柄用绷带缠绕,剑身呈血红色,黑色的边缘剑刃,锋芒刺目,单单只是看着这把剑都能感受到从剑身身上那股嗜血的压迫感。

她判断的没错的话,这把剑位列十大剑谱之一,排名第四的凶剑,黑刃。

眼前的男人,即使昏迷不醒,浑身狼狈,依旧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股杀气。

能握凶剑的人,他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
他身上的伤口,目测来看并不是被一种武器所伤,应该是被仇家追杀。

视线扫过男人的面庞,即使脏乱,但依旧可以看出他五官立体的深邃轮廓线条。

随即,慕沉霜伸手在他的脉搏上把脉,这一把脉,她的眉头紧蹙几分。

身重剧毒,经脉受损严重,内力不断在溃散,身上还有多处致命伤。

得亏他功力深厚,不然怕是早死了,但若不救的话,他距死也不远了。

“小姐,要救他吗?”

玲珑蹲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慕沉霜心有犹豫。

半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