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柳死死盯着慕沉霜离开的背影,恨得咬牙切齿,攥紧拳头,“慕沉霜,你给我等着。”

慕雅致看到宋柳的愤怒,心情倒好受了不少。

“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姐姐变得如此恶毒,宋夫人你好心劝解,她还不领情。”

“她这一回侯府,把原本祥和安宁的侯府闹的不安宁,我现在心底是担心,我娘为了洗脱侯府的嫌疑不辞辛苦的奔走,就怕她背后来一刀,陷害我娘。”

宋柳眼眸微垂,眼底溢出的一抹厉色,“如果她真的敢这么做,那就正好让她付出代价。”

说完,她又看向慕雅致:“雅儿,我先进宫一趟,你也别太担心你娘,你娘是什么样的人,锦华公主也清楚,她断然不会做出下毒的事,你娘不会有事。”

慕雅致明白她要去找容妃。

容妃隆恩盛宠,就是最大的后盾。

“恩,谢谢宋夫人,那我送您。”

慕沉霜回到卧室,对宋柳的突然到访,心底倒有几分担心。

蓦地,她眉头微拧,想到了什么,看来她需要去见一个人。

慕沉霜离开后不久。

廷尉司传来消息,春晓已经招供。

廷尉司的人到侯府准备拿下陆微前去问话。

慕雅致知道这个消息,整个人瘫软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陆微进宫后,迟迟没有见到凤孤彻,直到容妃的出现,陆微才见到了凤孤彻。

陆微作为妾室本没有资格进宫。

但如今她掌管着侯府,慕侯爷的位高权重,她这妾的地位自然不比其他大臣府里的正室地位低。

“你到底有何要事?”

陆微跪在地上,双手伏地,磕头,“臣妇特来请罪,请陛下降罪。”

这话让凤孤彻疑惑,紧缩目光盯着陆微,“你何罪之有,为何要请罪?”

陆微回答道:“昨日锦华公主和相府千金受臣妇之邀到了侯府做客,却不想霜儿和相府千金打了起来,之后午膳时,相府千金食用侯府的午膳,却中了西渝的毒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