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太子妃……你纯属狡辩,玲珑偷盗,人赃并获。”

梨花死咬不放,但明显没有了方才的底气,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。

“哦!是嘛,既然如此,那本宫只有找太子当面对质,再不行,那就只有上报大理寺,让大理寺查个明白。”

梨花跪在地上,拳头攥紧,颤动的眼眸渗出了恐惧。

她完全不知道要辩解些什么,浑身抖动不知是因为天气的寒冷还是内心的恐惧。

慕沉霜冷眸看向一名侍卫,冷声道:“你,去把你们太子叫来。”

一记冰冷的眼神震慑得侍卫浑身一颤,完全不敢怠慢。

就在侍卫前去找凤西岚时,一声幽冷不悦的声音传来,“看来太子妃一天不闹就不罢休。”

众人纷纷行礼。

慕沉霜抬眸看去,看着一袭黑色锦袍凤西岚款款而来,犀利的冷眸盯着慕沉霜,好似要将她看穿一个洞。

慕沉霜福身行礼,坦荡不惧对峙上凤西岚。

“太子殿下这话臣妾可担当不起,到底是谁闹得东宫不安宁,我婢女被诬陷被人鞭打,难道我不该讨回一个公道?”

咄咄逼人的质问。

凤西岚脸色极为阴沉,四目相对之下,气压低沉的可怕。

一旁的玲珑见太子妃因为自己和太子对峙,心极度的不安。

“太子不调查事情真伪,仅凭一面之词,就给我婢女定罪,未免太容易轻信他人的话,不辨是非。”

话里满满的讽刺。

凤西岚的脸色愈发难看,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她。

“太子若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,何必欺负我的丫鬟,直接找我便是,玉曦宫的大门随时为太子敞开。”慕沉霜冷冷说着。

凤西岚让人直接鞭打玲珑,无非是想给她难堪,可惜现在的她早已不是曾经那个被他拿捏的慕沉霜。

“慕沉霜你当真以为本太子拿你没办法?!”几乎是从牙缝挤出的字眼。

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给他难看,当真是可恶至极。

慕沉霜不屑一句道:“太子当然有办法,毕竟这里是东宫,你就是主宰,但这不代表我和我的奴婢就能任由太子欺辱,若太子实在觉得我碍眼,那我们和离便是,太子不想看到我,我也未必想看到太子。”

这话无不是震惊众人。

谁不知道当初慕沉霜不择手段地要嫁给太子殿下,竟然敢对太子说出如此无礼的话,还提和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