玲珑离开后。

慕沉霜收回视线,视线下意识落在自己小腹上,抬起左手,手指覆在右手手腕之上,秀眉微蹙。

果然。

她怀孕了,根据脉象看大抵已经有一个月,不过不仅怀孕,这身体体内还残留毒素,至少存在有一年的时间,到底是谁下的毒?

拧眉盯着小腹的位置,思索着,这个孩子绝对不是凤西岚的。

这个时代红杏出墙怀上别人的孩子,那就是重罪,哪怕是皇室中人,一生怕也是彻底毁了。

凤寂替她把脉,肯定知晓,但他并未将此事说出来,还送来上品的安胎药。

他何故如此?

仔细回忆原主所带的记忆,发现一些端倪。

她穿越而来前几个小时,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慕雅致邀她共赏烟火,再之后的记忆已经回到东宫,所以烟火节那晚没有任何记忆。

所以是那一晚吗?

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?

慕沉霜心中猜测着,这个孩子怎么来的,她还是需要确认。

只是眼下这个孩子,到底是留还是不留,慕沉霜心中泛起了嘀咕。

……

玲珑拿了银子交给了梨花,将太子妃的决定告诉她。

梨花不敢置信大喝起来,“玲珑你说什么,她要赶我走?!”

不,这不可能,她对身边人向来心软。

激动拉着玲珑的手,道:“你没有和太子妃说我已经在雪地跪了一夜,病倒在床了,她怎么可能不原谅我?”

玲珑表情沉重,她和梨花从小在奴隶营相依为命,共处这么多年,如同亲姐妹,哪怕梨花犯错,她一直包庇着,甚至和太子妃撒谎说梨花在雪地跪了一夜。

“梨花,我说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包庇你,太子妃是我们再生父母,待我们如姐妹,你为了一己私欲竟陷害太子妃,你真的……罪不可恕。”

玲珑甩开梨花的手,一转身,眼眸泛红,微微抬首,眼底是失望和悲痛。

梨花攥紧拳头,站起身,不甘的眼神盯着玲珑,“是,太子妃将我救了下来,但这么多年我做牛做马伺候她,当年在战场我替她挡下一箭,她的恩情我早已还清,我早不欠她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