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板,老板呢,出来!”

楼下大厅涌入了一群提着棍棒,气势汹汹的小青年。

“哎,几位小兄弟,有话好好说。”文丽见状,急忙从二楼下来。

“你就是老板?”为首的一个戴耳环的小青年,打量着文丽说道。

“我是老板。”

“你是老板,怎么不懂规矩?保护费交了吗?”耳环青年哼了一声说道。

“什么保护费?”

“开业这么久没人来收保护费啊。”文丽一脸疑惑地说道。

“从今天开始就有人收了!”耳环青年叫嚣道。

“那要收多少啊。”

“不多,一个月十万!”

“什么?”文丽一听之下,顿时脸色苍白。

“大兄弟,我这饭店一个月的利润还没有十万呢,我怎么付得起这么多啊。”

“付不起,付不起我们就砸了你的饭店!”耳环青年一声冷笑,后面的小弟纷纷举起棍棒,就要打砸。

吓得一众食客纷纷夺门而逃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!”就在此时,一个四十多岁的面相老实的男人从后厨里冲出。

只见他手提一柄大菜刀,将文丽护在身后。

对峙着一众小混混。

“呦呵,来了个不怕死的。”耳环青年冷笑一声。

手一挥,一众小混混就将两人团团围住。

手持大菜刀的男人脸色煞白,但还是坚定地将文丽护住。

“你们是谁的手下。”这时候,一个声音传来。

秦盛从楼梯上走了下来。

“小盛,这儿没你的事,你赶紧回去,这事儿我能处理。”文丽急忙说道。

秦盛的本事她在牛家村见识过,万一打出好歹来她可担待不起。

“丽姐,没事的,这小事交给我。”秦盛笑道。

“呦,又来一个不怕死的,小事?你小子摊上大事了知道吗?”耳环青年冷笑道。

但下一秒,他就看见自己飞了起来。

所有人都没看清怎么回事,耳环青年就已经被踢飞。

一下子摔在了门槛外,痛的满地打滚,不断嚎叫。

而其余的小混混也都吓呆了,一时间你望我,我望你都不敢动手。

“我再问一句,你们是谁的手下。”秦盛淡淡说道。

“是雷老虎,熊瞎子,还是关山豹的手下。”

他脸色微怒。

因为他下过令,在江州不得再收保护费。

“你认识虎爷,熊爷和豹爷?”一众小青年都惊了。

对方直呼三位大佬的名字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不是不要命的,就是真正的大佬。

“我们是豹爷的手下。”其中一个小青年说道。

“哼!”秦盛一听,立刻给关山豹打了电话。

“关山豹,你给我滚过来,在江月楼!”

说完就直接撂了电话。

在场的其他小混混一见这架势,一时不知真假,都楞在那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