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药长龙他们被扔出去,柳玉清感到一阵痛快,但依旧有些担忧。

“陈南,药家毕竟掌控了东海药市,我们绕不开他们。”

陈南摇摇头:“没事,我现在就去备战厅,找郑厅,他应该有办法。”

说完,他直接离开,直奔省城备战厅。

……

“玉华,你们回省城了!”

省城备战厅,一名一身迷彩的青年满脸欢喜的冲着郑玉华和凌宇江打了个招呼,目光停在郑玉华脸上,眼中充满了爱慕之意。

郑玉华和凌宇江二人在陈南统一了宁海之后便来到了省城,今天是二人第一天上班报道。

郑玉华脸色微变,愠怒地瞪着青年:“凌正彦,你派人去宁海盯着我?”

“不是,玉华,我这不是担心你的安全吗?你这丫头向来莽撞,什么事都喜欢冲在最前面,我……”

凌正彦神色一变,急忙摆手辩解。

“你才莽撞!”

郑玉华狠狠的瞪了凌正彦一眼,怒声道:“我去宁海,就是想要靠自己做出一些成绩,你……怪不得凌署长一直对我照顾有加,有什么危险的案子都不让我碰,原来是你搞的鬼,你……”

“不是,玉华……”

凌正彦看到郑玉华似乎是真的生气了,眼中露出了一抹慌乱之色,不知所措。

嗯?

突然,郑玉华神色微变,诧异的看着走廊拐角处。

随后,她直接绕开凌正彦,走了过去,一边走一边道:“堂堂宁海陈先生怎么到了备战厅来了?你这是犯了什么事被抓进来了?来了这里,可不跟宁海巡捕房一样那么轻易的就能出去啊!”

刚走进来的陈南,看到郑玉华,一笑道:“郑队长,你这话我可不敢接啊,我可没犯什么事,值得备战厅出马抓捕!”

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宁海干的那些事情,不过,看在你是为民除害的份上,我不跟你计较。”

郑玉华来到陈南身前,附耳低声道。

“我做过什么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陈南故作迷茫的看着郑玉华。

看着陈南装糊涂,郑玉华白眼一翻,没好气的道:“你还装?要不是我没证据,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抓起来。”

二人说着悄悄话,却看得一旁的凌正彦眼中发热。

凌正彦满是敌意的盯着陈南,轻声道:“二叔,他就是那个宁海的陈先生?他跟玉华什么关系?”

“他是陈南,跟玉华……没什么关系,只是朋友而已!”

凌宇江轻声回了一声。

“只是朋友吗?我看不见得!”

凌正彦有些吃味的道。

凌宇江看了凌正彦一眼,好笑的摇了摇头。自己这个侄子什么都好,就是太过容易吃郑玉华身边人的醋,以前郑玉华还在省城的时候,愣是被他搞的整个备战厅没有一个男子敢跟郑玉华说太多话,开玩笑都不行。

现在看来,他又盯上陈南了。

“哈哈!”

前方,陈南轻笑着打了个哈哈,岔开了话题:“郑厅在吗?”

“你找我爸做什么?”

郑玉华眼中露出了一抹狐疑之色,挑了挑眉:“你少拉我爸下水啊我告诉你,你敢打我爸的主意,信不信我盯死你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