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四爷真有本事,能在家里见到合成的人。”

男人先是一愣,很快反应过来,“合……合成的?”

薄景卿重新靠回沙发上喝茶,“忠心耿耿是个好品行,你可以走了。”

闻言,男人几乎面如死灰。

他现在要是从这个会所走出去,再落入白四爷的手中,那下场只有一个死路,甚至比死更难受。

一想到这儿,他冷汗都出来了。

“薄总,要是我说了的话,你能不能保证我的安全?能不能安排我去个安全的地方?”

薄景卿没说话,气定神闲的喝着那杯茶。

男人忽然发了疯的在那堆照片里翻找,终于翻到几张照片。

“是他,他们,这些人,这些人来过白家。”

薄景卿的眼皮抬了一下,扫过举在男人手中的那三张照片,深邃的眼眸几乎瞬间被一层薄薄的寒霜覆盖。

“他们都说了什么?”

“这个人,”男人指着其中一张,“我就听到这个人跟四爷说要散播什么谣言,军方的人包养金丝雀,他好像在跟四爷谈什么合作。”

说到这儿,薄景卿什么都清楚了。

其实他早该料到,一切都是靳致城搞的鬼。

从他在国外东山再起的第一天开始,他就把矛头瞄准了自己,以及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,他的妻子和女儿。

薄景卿摆了摆手,保镖立马把男人带了下去。

易九从外面进来。

“薄总,那人还留么?”

薄景卿静静地看着茶几上带着血污痕迹的照片,声音冰冷,“把该受的受了,然后送去警察局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