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际泛白的时候,沈承渊从床上起来,换上朝服去上早朝了。

他走后,谢娇娇只觉得身下隐隐作痛。

她知道,是时间到了,她掏出一个大雁型的发簪。将发簪的簪头掰断,直接吞了下去。

她太喜爱这个发簪了,死也想带走。

"小姐!"翠漪刚一进门就冲了过来,却没有阻止到谢娇娇疯狂的行为。

"翠漪,别出声,我去了,你求旨回谢府吧,母亲会安排好你的。"

谢娇娇红着眼,又要和翠漪离别了。只不过这次是她先走一步。

"小姐,为什么啊?"翠漪大哭着。

谢娇娇摇了摇头,泪也掉了下来。她痛苦道:"他已经死了,我好苦,我一个人过得好苦……"

为她红了眼,为她受过伤,为救她而奋不顾身。

那个虚脱倒在她身边,浑身是血,离开她的沈承渊,再也回不来了。

"小姐……"翠漪泪流满面。

"我想去见他,帮帮我。帮帮我……"

她痛苦着,压抑着,无奈着,难受着。

孩子被她刻意养的很大,她一开始就打算借着孩子的存在制造难产的结局。

只有这样,沈承渊才没有理由迁怒谢家。

只是,这会儿阵痛发作起来,实在难忍。

很快,剧痛袭来,她痛到在床上打滚,外面的人蜂拥而入。

生产的过程是很困难的,她早就已经油净灯枯,又吞服了玉簪头,因此,孩子怎么都生不下来。

沈承渊得知这个消息。什么都不顾了,直想来见她。

"让朕进去!"

"陛下,不可啊!产房血腥。您怎么能进去。"

"滚开!"

谢娇娇意志模糊之际,看见沈承渊一身朝服推开门朝着她奔来的样子,恍惚间,她甚至以为自己见到了这一世她真正心爱的那个人,忍不住呼唤道:"殿下……"

"阿娇,你会没事的。"

沈承渊红了眼,他望着床上的谢娇娇,伸出手抓住对方的双手,附身倾听。

"殿下……"

谢娇娇紧紧的盯着他的面庞。贪恋的描摹着他的容颜,可是……

即便面貌都一样,可是她清楚。这都不是她心中的那个少年郎,她真正爱的那个人早就离开了。

她改了口,"陛下……"

"阿娇你说。"

"我过不去这一关了,如果我真的撑不下去,你要记得对我的爹爹他们好,也别迁怒太医,咱们这一世没有缘分,下一世……"

谢娇娇望着他,将嘴里的话憋了回去,她睁大了眼睛,泪水从眼角溢出来……

希望与你没有下一世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