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里就是你和唐骏泽做鸳鸯的地方?”

林初瓷观察一番,轻轻的冷笑一声。

潘慧娴的脸色很难看,自己最隐私的生活都被曝光出来,让她觉得无地自容。

“我不管你和谁好,现在我只要我想要的东西,快点找吧!”林初瓷催促道。

孤雪也崔一下,“赶紧的,别墨迹!”

潘慧娴什么话也没说,走向屋内的保险柜前,一番操作后,打开保险柜的柜门,从里面取出一个账本,还有一些文件。

“你想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,你答应我的,不要伤害我儿子。”

“那要先看看你的这些东西是真是假?”

林初瓷没必要去惩罚唐凯,潘慧娴自己犯下的罪,让她自己承担就好。

孤雪从潘慧娴手里接过东西,转交给林初瓷。

林初瓷终于拿到了账本和资料,马上翻开账本开始检查里面的内容。

确实是唐家的资产明细,账目做的很清楚,每一笔都在名册。

这些文件都是潘慧娴他们分到手的这部分,资产被转让的收益或者分配的处置方法。

总算让林初瓷全都找到了最原始的证据!

这些就是潘慧娴他们血淋淋的罪证!

就在林初瓷和孤雪核对材料内容时,潘慧娴趁机摸向旁边的机关。

这个地方是她让人建造,她最了解构造,不仅有入口,还有备用的出口。

当身后墙壁打开时,潘慧娴做好了潜逃的准备。

林初瓷听见异响,抬头发现潘慧娴打开暗门想逃,惊叫一声,“不好!她要逃!”

孤雪看见潘慧娴要逃入暗门,第一时间去追,不过潘慧娴刚才在打开保险柜的时候,已经悄悄拿出里面的防身武器。

她朝孤雪和林初瓷乱扫,“砰砰砰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