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族诞生一位战神,自然是可喜可贺的事。

战神突破的动静,惊扰了不少人。

东南西北四个方位,先后升起恐怖的气息,将这动静镇压下来。

处于风暴最中心的战神,被这些气息的余波压制,身子一沉,面目狰狞,脸被憋得通红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和这些气息相比,战神如同蝼蚁见到了巨象,渺小无比,微不足道!

通天战神!

最弱也是通天战神的战力!

像薛猛这种,虽然名义上还是九阶战神,实际上,所有人都把他当通天战神在用。kΑ

shu5là

四道气息中,薛猛还不是最强的!

战王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和惊骇,好似惊涛骇浪一样,难以平静。

要知道,人族一共才寥寥数名通天战神。

四位出现这里

那岂不是说,人族放弃了一切可以争取的战略缓冲空间,将所有强者都堆在南江市

他们要做什么?!

无数念头在战神脑海浮现,又很快消失不见。

因为,

他眼前出现了一个疯子。

影二爷被这些通天战神的气息一刺激,清醒了不少。

他想起来了,自己其实也挺强的。

比如,封印战神记忆这种事,就很熟练。

一道黑芒闪过,刚刚突破的战神,眼前一黑,直挺挺向后倒去了。

坏女人小声说道,“坏东西,你不会把人弄死了吧?”

“怎么可能!”

影二爷反驳道,“我连你的记忆都封印了一百多次,怎么可能出错!”

坏女人:

“坏东西,我和你拼了!”

坏女人刚做出要拼命的架势,眼前也是一道黑芒闪过。看書溂

她看着地上的战神,小声问道,

“坏东西,你不会把人弄死了吧?”

二刷对话,影二爷显然有经验多了,

“嗯,失手弄死了,算你全责!”

坏女人:

影二爷出手没多久,一辆低调的面包车路过。

面包车从战神身上碾过去的瞬间,战神消失不见,被人带走了。

街道上好似什么也没发生,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好不容易清醒了些的影二爷又疯了。

“三伯!三伯!”

影二爷看着碗里五块钱,有些嫌弃说道,

“这样不像算命的,像叫花子。”

逍遥摇了摇头,不解说道,

“我本就不像算命的,我是算命的。”

嘶——

影二爷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。

他只好换了个话题,转而问道,

“三伯,你就这么算命,消耗不会太大吗?”

对于影二喊自己三伯这件事,逍遥并没有否认。

毕竟,祂现在的身份,是影二的监护人。

逍遥再次摇头,

“我只是帮人算命,可他们问的问题,不需要算。”

一个战王如何突破战神?

这种事需要逍遥去掐指默算?

那未免有点太瞧不起逍遥了

“噫!我悟了!”

影二又想到什么,眼中泛着光彩,

“三伯做事最公道,花5块钱,就只能聊5块钱的天!”

多一块钱都不行。

逍遥微微点头,这句话是对的。

只不过,在逍遥眼里,指点战王几句话的价值和5块钱,也没什么太大差异罢了。

疯子就这么继续和道人在街上摆摊。

整整一个下午,道人就挣了5块钱。

傍晚时分,道人收起了地摊,带着疯子开始赶路。

疯子四肢着地,在地上扭曲地爬着,就像开了龙脊一样。

“三伯,咱们去哪呀!”

道人随口答道,

“下班,回住处,做饭。”

根绝这段时间的观察,逍遥知道,大部分人都会在五点下班。

回去的路上,两人路过一处高楼大厦。

这是万物阁产业。

大厦上挂着电子屏,电子屏上不断滚动文字,配有主持人的解说。

逍遥停下了脚步。

疯子也停了下来。

逍遥微微仰头,看着电子屏。

影二爷也把脑袋像逍遥一样抬起来,他忘了自己原本趴在地上,一不小心,仰头接近180度,颈椎好似橡胶一样,扭曲成一个夸张的程度。wΑp

一旁的大妈看了一眼,连尖叫都没有,直接翻白眼昏死过去。

还没等大妈摔倒,周围人群里就冲出两名黑衣人,把大妈瞧瞧带走。

影二爷看清了电子屏上的内容。

是一条很寻常的信息,总结了修罗出世以来,都刷了什么战绩。

像这种新闻,现在已经不算新闻了。

逍遥却站在原地看着,若有所思。

就在距离道人不远处的天空,一枚巨大的金币悬浮在白云之上,遮掩了行踪。

金币上,赵钱愁眉苦脸,不停唉声叹气。

他急的原地打转,嘴里念叨着,

“这可如何是好,这可如何是好”

“我说赵叔,你先歇歇。”

薛猛打了个哈欠,替对方出主意,

“实在不行,我去找我二爹,让祂把修罗先放出来?”

自从修罗出世以后,薛猛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:

遇事不急放修罗。

别说,这招还真灵!

只要修罗出手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

那么代价是什么?

薛猛看着自己光秃的羊毛,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!

只要他开始摆烂,那就是无敌的!

“我早去过了”

出这么大的事,赵钱怎么可能坐的住。

赵钱无奈说道,

“无痕说,祂也没办法把修罗放出来,但能把我也放进去”

薛猛:

可以,这很无痕。

和影二分开没多久,赵钱担心对方出岔子,干脆隐匿起来,跟着对方。

谁曾想,还真靠着影二找到了逍遥!

人,是找到了。

下一步呢?

赵钱人麻了。

难道跑下去,问自己家老板一句,

“您溜达呢?”

逍遥这情况,也没人遇到过呀!

二爹没办法,薛猛心中又生一计,

“那找我大爹?”

按理来说,不到最危急时刻,不要动用梦魇。

可逍遥这状态,不就是最危急的时刻吗?!

赵钱眉头锁的更死了,

“找过了,没回信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