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穆言单手扶额角靠在车窗,转头看她,“唐特在查赌场揭穿安德烈的女人身份。”

南卿关上车门,挑眉看他,“你是在担心我吗?”

他移开视线,没说话。

阿月驾车驱离,她目光揭过后视镜,少爷跟司家大少爷还真是有些般配,突然想到他们为什么会传出那样的“绯闻了”。

任谁看了,都觉得可能性很大吧。

南卿察觉到她的视线,拍了拍她后座椅,“好好开你的车,看什么呢?”

阿月一激灵,“…抱歉。”

她两腿交叠,靠向椅背低头看手机。

司穆言转头看她,“我以为南少不会用手机。”

阿月差点没憋住笑。

南卿一噎,惊讶看他,“你当我是岛上的土老帽啊?”

他看向窗外,“只是没见你用过。”

她朝前倾身,靠近司穆言,“这么说的话,我也没见你用过手机啊。”

他没说话,眉眼晕开很淡的笑意。

窗外的阳光交织进车厢,他皮肤偏暖白,并非像夜修堇那般近乎白皙到透明,但骨相生得凌厉英朗,介于刚毅跟温润之间,是恰到好处的分寸感,每一寸都散发着成熟的魅力。

也难怪黑崎芳子当初会盯上他。

南卿盯得有些出神,许是她太过于明目张胆,司穆言也察觉,偏头看她欲要说什么。

车子这时拐弯,她没坐稳,猝不及防撞他身上,司穆言手攥住她肩膀扶住她,假发套的线似乎与他纽扣缠绕到了一起,她抬手,一直保持着弯腰的姿势,“等等,你帮我弄开…”

司穆言喉咙溢出笑来,神色略显无奈,“你这假发该换了吧。”

她咬牙,压低声,“要你管,你快点弄。”

阿月朝后视镜看了眼,原本还担心司穆言会有介意,毕竟他跟南卿也不算是很熟悉到这般亲近的地步…

然而,她确实想多了。

司穆言垂眸,耐心给她弄开缠绕在衣扣子上的线,略显凉意的手指时不时触碰到她耳廓,他视线瞥见她红了的耳朵,像黄昏时晕染在云层的晚霞,渐渐漫开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